首页  »  小說專區  »  武俠情色  »  【如意神棍】
【如意神棍】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意神棍



             第一集神棍的诞生

            第一章变成了一只老鼠

    陶潜坐在潮湿的地上,旁边是死一般的黑暗和寂静。

    这种寂静和黑暗让他已近疯狂,可是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一点力气去疯狂,因为他在这个不足五平米的地洞里已经坐了接近四十八小时了。

    陶潜今年十八岁,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两年内相继病逝,留给他的只有一间低矮的小屋,还有这些年为给他父母治病而留下的债务。

    俗话说人死债消,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也不会把这些债务全都压在他一个未成年的少年身上,可是他却是一个性格极其坚韧,知恩图报之人,认为那些人曾经帮助过他们,他就不能不还人家的钱,所以他变卖了家里的那一间小屋,还了一部份债务后,又到一个个体的小煤窑打工。

    现在他处的这里本来是一个煤洞,却是因为安全措施不合格,所以突然塌了方,他也就被困在了这里。

    起初他还在拼命的求救,可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回应,到后来自己又想自救,可是这里全是石头,他手里也没有一件趁手的工具,只靠两只手根本就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不但是弄不开一块石头,反而把他累的精疲力竭。

    两天两夜没有吃到东西,早已经把陶潜饿的头昏眼花,要不是这里不时的还能渗下来一点水的话,他不饿死,也会渴死了。

    可是那点水根本就不能充饥,现在肚子里又提出了强烈的抗议,陶潜苦笑了一下,揉了揉瘪瘪的肚皮说道:「肚子呀!肚子!这一生我都没有善待于你,现在更是要让你没有一点油水,等我出去了,一定大吃一顿,让你也好好的享受一下!」

    可是肚子根本就没有给他一点面子,还在那里不停的提出抗议。

    「唉!」陶潜长唉了一声又自言自语道:「我看我们一定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还能坚持一天,再过一天之后,要是再没有人来救,我肯定会死掉了!」

    想到了死!陶潜更加黯然,他这些年的生活本就困苦,再加上给父母治病,更是雪上加霜,基本上都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没有吃过一顿好饭菜。

    父母走后,他为了还债,也是为了能养活自己,更是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吃尽了苦。

    但是他却是非常聪明,而且很是用功,就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正阳大学!

    在这个暑假,他到这里来打工,就是为了赚取他上学的学费,可是没想到马上要开学了,他也要拿到工钱了,却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想着自己这困苦的一生,陶潜更是悲从中来,要不是他性格坚韧,此时恐怕就要哭起来了。

    他所处的位置虽小,但是并没有觉得气闷,他也知道这里肯定是外界相通的,要不然新鲜空气也不会进来。

    刚开始他就是抱著这个希望自救的,可是后来听到一只老鼠的叫声,他才知道这里是有一条老鼠洞通到外面的,可是自己却不是一只老鼠,根本就不能从那个鼠洞里爬出去。这时他到是挺羡慕那只老鼠的。

    肚子的抗议越来越强烈,一股酸水从肚子里返了上来,陶潜用力把那股酸水压下,肚中的饥饿更甚。

    「吱!吱!吱!」一阵老鼠的叫声又传了过来,陶潜的心里更显烦躁,他现在坐在这里等死,而那些小东西们却是在那里跑来跑去,这不是成心气他吗。

    「混蛋!」陶潜大吼了一声,循著声音捞了一把,而那些老鼠们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根本就没有想过陶潜会突然发难来袭击它们,顿时一只老鼠就让陶潜抓到了手里。

    而那个小东西也不堪如此就范,在陶潜的手上就咬了一口。

    「你敢咬我!」陶潜痛的一声惨叫,把那只倒霉的老鼠狠狠一捏,顿时让它没有了声音。

    「你咬我!我也咬你!」陶潜的手还在隐隐做痛,把那只老鼠塞到嘴边就咬了一口。

    「吱!」那个老鼠惨叫了一声,然后陶潜只感觉手里一松,手里的老鼠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只老鼠就象是凭空消失的,并不是挣脱而跑了出去,这种感觉真是奇怪的很,让陶潜都一时愣在了那里,可是过了一会他也就释然了,人们都说,人在饿急了之时都会产生幻觉,刚才那就必是自己的幻觉了。

    老鼠的声音已经没有了,这让他不免有些孤独,虽然这些小东西很讨厌,可是却也在这里陪了他两天,在最寂静的时候听到他的叫声,也是一件让他很是欣慰的,现在由于刚才的鲁莽,而让那些小东西再也不出现,陶潜不免很是后悔。
    不过这些小东西虽然胆小,可是却也不长记性,不一会又跑了出来,在我的身边叫个不停。

    「放心吧!这次我不会抓你们了!反正早晚是死,你们就陪我做个伴吧!」
    那些小老鼠们似乎是听到了陶潜的话,有一只竟然跑到了他的身上爬来爬去的。

    「你们多好呀!在这种地方也能快乐的生活,我要是能变成你们,也就不用在这里等死了!」

    陶潜的想法刚刚完毕,身体里突然了一种火一般的炽热,简直就有如翻江倒海一般,让他痛苦不已。

    他的身体本就虚弱,这种痛苦顿时让他的神智陷入昏迷,迷迷糊糊中他是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老鼠,那种痛苦也就很快消失了。

    没有了痛苦,陶潜顿时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刚才他所处的位置怎么变得这样大了,并且也亮了许多,简直就象是一个超大的溶洞,一大块一大块的煤块就在自己的眼前。

    这是什么煤矿呀!简直也是太大了,以他做这么长时间的挖煤工来看,马上就知道这个产量是有多么高。

    刚才自己还在那个狭小的筒里,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呀?

    陶潜看到这些,真是迷惑不解!

    「吱!」一声超级大的老鼠叫声传到了他的耳中,顿时把他吓了一跳,抬眼看去,只见一个相当于自己体形大小的老鼠正向自己慢慢走来。

    「我的吗呀!」陶潜在心里惨叫一声,这么大的老鼠,估计肯定是凶猛的很,尖尖的利齿,强壮的四肢,就算是自己不饿上两天,对上这么大的老鼠也是只有逃跑的份,现在体力这么虚,也只能给老鼠当食物了。

    不过看那个老鼠似乎并没有拿我当食物的感觉,反而凑到了铁面前闻了一闻,然后发出了一声「吱!」的一声叫声。

    「吱!」陶潜本想惨叫一声,可是发出的也是跟那只老鼠一样的叫声,吓得陶潜就想捂住我自己的嘴,可是伸到面前的东西更是让他发出了一声惨叫,差点的就昏了过去。

    因为在自己的眼前,明明就是一只老鼠的爪子,那只爪子更是随著他的心意动来动去,这根本就是自己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就已经变成了一只老鼠。

    虽然他刚才还在羡慕老鼠们能够自由自在的在这里生活,可是当自己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只老鼠,他还是很难接受的。

    看了看那边散落在一起的衣服,陶潜更是确定了这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梦。

    「天啊!我变成了一只老鼠!」陶潜大声叫了起来。

    「当老鼠有什么不好!像刚才那个人,在这里困了两天两夜,我看早晚会饿死的,而我们却是可以来去自由,可比那些人强多了!」对面那只老鼠明明发出的是一阵吱吱声,可是陶潜现在却是完全明白了它的意思。

    原来人有人言,兽有兽语,陶潜现在变成了老鼠,也马上听明白了对面的那只老鼠在说什么。

    「你能带我出去吗?」陶潜在这里困的已经太久,所以走出这个洞现在就是他的唯一愿望。

    「出去干什么?外面危险的很,天上飞的有猫头鹰,地上还有猫、蛇等危险,只有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那只老鼠明显的对陶潜的话很不以为然。

    「我不管!你现在带我出去就好了!」出去一直是陶潜这两天最大的愿望。
    「不要了!你看我们就在这里生活好不好?」那只老鼠一边「说」著这些,一边凑到我的面前,那只硕大的鼻子才来回抖动,闻著我身上的气味。

    晕!这竟然是一只母老鼠,而且还到了发情期,他奶奶的对陶潜主动求起爱来。

    一只这么大的母老鼠一直往陶潜的身上蹭,陶潜的全身不由一阵发毛,心里更是感觉一阵恶心,用头把那只母老鼠顶开后说道:「不行!我要出去!」

    那只母老鼠却是不以为忤,又凑了过来用一种它自认为很诱鼠的样子说道:「我可是这里有名的美老鼠,有多少老鼠主动向我求爱,我都没答应,现在看上了你,你不会这么不解风情吧?」

    敢情老鼠也和人有共同的地方,就是喜欢自我陶醉。

    「滚开!」陶潜怒吼一声,狠狠的它顶翻在地。

    没想到那只母老鼠竟然嘻嘻一笑,把它的屁股转过来说道:「你好强壮呀!快来呀!」

    陶潜真是气的要死,转身背过脸去,不再看它。

    那只母老鼠百般引诱,看陶潜都不动心,不由生气的说道:「哼!你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这样不知死活,既然你要寻死,我也不拦你!跟我来吧!」

    吱吱叫了两声之后,那只老鼠转身往前面跑去,陶潜也连忙撒开四肢追了上去。

    还别说,这个最新的身体结构陶潜用的还挺熟练的,简直就跟真的老鼠一样,不对!他现在的身体实实在在的就是一只老鼠,只不过多了一个人的思维。

    「前面就是出口了,可是我可不想跟你出去,你要出去的话,就自己走吧!」那个老鼠说完之后就从他的身边跑了回去。

    「谢谢你呀!多谢你的救命之恩!」陶潜说完之后,不由一阵苦笑,跟一只老鼠说谢谢,这简直就是天下奇闻了,最主要的是,有谁看到过脸上有表情的老鼠?

    不过转念一想,心中不免黯然,自己现在就是一只老鼠,再也不是人了,出去又能如何呢?可是出去是他困了两天的唯一愿望,这时是无论如何也要出去逛一圈的。

    顺著那只老鼠指点的道路,陶潜很快的就跑了出去,看着外面那点点星光,他不由兴奋的大声喊道:「我出来了!」可是传出去的却是两声尖锐的老鼠叫。
    以老鼠的眼光看世界还真是与做人时不同,人们都说鼠目寸光来形容人的目光短浅,可是今天他突然发觉这句话说的也是有一些道理的,因为他现在的个子太小,所以目光所及,还真是近的很,看来古人也是颇有研究。

    正在这里胡思乱想,一种危险的感觉马上袭上了心头,本能的就想跑回刚才出来的那个筒,可是这一切已经都太晚了,陶潜只感觉后背上传来了一阵锥心的疼痛,紧接著自己的身体就腾空而起,竟然是被一只猫头鹰而抓住了。

    惨了!自己现在都已经成了一只老鼠,落到了猫头鹰的爪下,估计只有死路一条了,陶潜现在真是后悔刚才没有听那只老鼠的话,要不然最起码自己的小命还可保,现在却是死路难逃了。

    「不行!我不想死!」陶潜那坚韧的性格这时又起了作用,不管怎么样,这次也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就算是死,也要弄它个鱼死网破,就这样无故的成了猫头鹰的食物那是绝对不行的。

    陶潜拼命的挣扎,想用现在唯一的武器……那一口利齿去咬猫头鹰,可是猫头鹰抓老鼠那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又怎么会给他反击的机会,那一双利爪紧紧的抓在他的后背之上,让他怎么挣扎也是够不到猫头鹰的爪子。

    挣扎了一会,陶潜算是彻底失望了,心里不由想到还不如死在那个山洞里,那样最起码还有一个全尸,可是现在可能就要是尸骨无存了。

    那只猫头鹰飞的并不高,大概也就是二十多米的样子,估计是抓著这只老鼠准备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享受了。

    可是也活该它没有这个口服,突然之间,它突然感觉自己的爪子下面变得异常沉重,拉著它就往地面坠去,连忙低头往下一看,只见自己的爪子下面,此时正有一个全身赤裸的人,吓得这只猫头鹰连忙松开了利爪尖叫著飞上了高空,估计它怎么也不会明白,刚才抓的明明是一只小老鼠,怎么会突然就变成了一个人。
    不说那只猫头鹰,却说陶潜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正飞速的往下坠,也吓的够呛,连忙睁开眼睛看去,只见下面正是一个树林,看到的东西也恢复了自己做人时的感觉。

    连忙往自己的身上看去,虽然是赤裸著身体,可是突然发现自己又成了一个人,还真是让他兴奋不已。

    但是从高空之下做这种自由落体运动还是让他刚刚有那么一点的兴奋马上烟消云散了。

    「啊!」陶潜大叫著从二十米的高空中飞速落下,但是他也不甘心就这样死掉,四肢乱舞,可是自己下面明明是一片树林,可是当他落下之时,却是连一根树枝也没有抓住。

    「砰!」一声巨响,陶潜终于落到了地面,那种剧烈的撞击让他马上昏死了过去,不过在他昏过去之前,他好像听了一声女人的尖叫,但是他已经来不及去看了。

             第二章意外救美女

    「喂!喂!你醒醒!」一声声呼唤让陶潜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张秀美的脸蛋顿时出现在他的眼前。

    女孩此时躺在地上,衣衫不整,双手背在身后,看到陶潜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道:「你醒了?」

    「嗯!这是?」陶潜一时还没有弄明白这里是哪,连忙四下打量了起来,并闭上眼睛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只记得自己变成了一只老鼠让猫头鹰抓走,后来自己在高空中又变了回来,从二十多米的高空落到了地上,而且自己还好象是赤身裸体的。

    「啊!」陶潜想到这里,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双手连忙捂在了档下。

    那个女孩听到陶潜的叫声,本来还向陶潜看来,可是看到他的样子,连忙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陶潜看到一个女孩就躺在自己的面前,并且自己刚才好像还昏迷了一会,她也没有走开,真是尴尬的很,四目游动,就想找些能够摭羞的东西。

    「啊!」他又是一阵尖叫,原来在他刚才倒的地方,此时正有一个裸著上身的男人趴在那里,而他的胸腹已经变成扁扁的,嘴角里淌出的血在他的脸前已经流了一大滩,一看就知道已经一命乌乎了。

    陶潜本不是一个笨人,马上就知道他从高空中落下并没有受伤,全都是因为这个人给他当了肉垫,可是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杀了人,真是让他一时很难接受。

    但是陶潜虽然害怕,但也并没有太多的慌乱,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可是他不但是完全没有呼吸,就连身体也是冰凉了,早已经死的透透的了。

    「我……我坐那个人的出租车,可是他竟然起了歹意,把我挟持到了这里,还把我绑了起来,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一定要……」那个女孩这次才想起回答陶潜刚才的问话,不过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在那里低声哭泣起来。

    女孩的话让陶潜不由一阵失神,原来自己从天而降压死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个坏人,那还让他心里好过了一些。

    「你能不能……帮我把绳子解开呀?」那个女孩看到陶潜站在那里发呆,赤裸的男性身体又一次闯进了她的眼睛,可是她现在想捂住自己的脸也是不能,只好闭着眼睛轻声哀求。

    「好!」陶潜连忙想过去帮她,可是走了一步又停了下来,捂著自己的身体尴尬的说道:「这个……我……你不要睁开眼睛。」

    那个女孩的脸上顿时遍布红霞,把眼睛紧紧的闭上,说道:「我……闭著呢!」
    陶潜在上高中期间,由于每天为了自己的生计和学习而努力,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些男女之事,可是现在的情景太也特殊,自己也是正当青春年少,看着一个少女躺在自己的面前,不由也是有一些冲动的,那男性的特征竟然隐隐有抬头之势。

    陶潜马上发觉了自己的变化,不由大是鄙视自己,这个女孩明显的也跟自己一样是一个受害者,现在竟然对她有了一些非份之心,真是感觉有一种莫大的罪过。

    「我的手好疼!求求你快一点吧!」那个女孩看陶潜还站在那里不动,心里即急且羞,手上的痛苦又让她不得不再一次催促陶潜。

    「哦!」陶潜答应了一声,看她并没有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尴尬之处,这才放下了心,绕到了女孩的身后,蹲下身体帮她解开了绳子。

    女孩坐了起来,揉著已经有些磨破的手腕,低声说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陶潜还真是第一次跟女孩子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刚才那个女孩躺在地上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她坐了起来,不由大窘,再也不好意思看那个女孩子了。

    「他……怎么样?」那个女孩又低声的问了一句,不过神态却是万分紧张,还不知道那个人已经让陶潜压死了。

    「他……他已经死了!」陶潜想到自己稀里胡涂的就成了杀人犯,顿时神色黯然。

    「啊!」那个女孩听说那人已经死了,顿时吓的尖叫一声,转身扑到了陶潜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陶潜顿时尴尬不已,自己可是不著寸缕的,女孩就这样扑在他的怀里,还真是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但是男人都有一种在弱者面前充当强者的本能,看到女孩如此害怕,陶潜很自然的搂住她,轻轻的拍著她的后背安慰道:「不要怕!不要怕!他已经死了,是不会再来欺负你了!」

    他不说那个死人还好,这样一说,却是让那个女孩更害怕了,抱的他更紧了,好像陶潜的怀抱会让她感觉到一丝安全。

    女人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刚才那个人也是躺在那里,这个女孩却也不那么害怕,可是现在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她却是有如看见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一样,怕的要死了。

    「不……不……我不要呆在这里,你快带我走!」她现在也忘了自己也是能走的。

    「好!那我们就走!」陶潜虽然这样说,可是心里却是尴尬不已,那个女孩紧紧的抱著他,跟他的身体简直就是粘在了一起,自己那根肉棒早已经是直挺挺的顶在了那个女孩的身体上,现在那个女孩还没有看到,可是一站起来,这个羞人的地方肯定会让她看个一清二楚的,到时自己可真是要没脸见人了。

    「走啊!求求你!你快带我走吧!我好怕呀!呜……」女孩看陶潜还是抱著她坐在那里,吓的已经是哭了起来。

    看女孩吓成这样,陶潜也是心里不忍,咬了咬牙心里说道:「死就死吧!
    反正也让她早已经看过了!「

    那个女孩简直就是挂在了陶潜的身上,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但是她却紧紧的抱著陶潜的腰,陶潜站起来时,却也只能是抱住她的腰,就这样面对面的把她抱了起来,而在他们之间,却是一条肉棒就像一座桥梁一样连在他们的中间。

    可是女孩却是一点也没有发觉陶潜身体上的异样,还那样紧紧的挂在陶潜的身上。

    陶潜看她并没有什么反应,也就大胆的抱著她离开了这个地方。

    「我们是不是离开……那里了?」女孩不敢睁开眼睛,紧张的问陶潜。
    「离开了!」陶潜平时也不擅言辞,这里跟一个陌生的女孩这样亲密的走在一起,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哦!」女孩缓缓的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到四周的景物似乎跟刚才的不一样了,这才慢慢的松开了陶潜的身体。

    女孩的离开,让陶潜隐隐有一种失落的感觉,虽然刚才还是尴尬的很,可是现在却有一种就永远抱著女孩的想法,可是他也只知道这只能是一个幻想,现实的环境之下,却又怎么会让他有这样的艳遇呢。

    他们所处的位置是树林的边缘,所以他们只走了不远,就走到了公路之上,可是这条路是一条偏僻的乡间小路,这时已经是晚上,根本就没有过往的车辆,陶潜到也不担心有人会看到他自己赤身裸体了,最主要的是因为天黑,那个女孩却也看不清他的身体,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里处于山区,公路两边的高山就象是两座黑色的屏障,把这条公路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天空之中没有一点星光,微风吹得两边的树林沙沙做响,不时传来的猫头鹰的叫声,更是让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第三章赤身裸体

    虽然已经远离了那个死人,可是女孩在这种环境之下,还是吓的悚悚发抖,不敢离开陶潜半步,虽然没有像刚才那样挂在陶潜的身上,但是也紧紧的抓住了陶潜的胳膊。

    一条黑影突然从他们的面前跑了过去,那个女孩顿时吓的跳了起来,然后就扑在陶潜的怀里再也不敢松开。

    「不要怕!那只是一只小松鼠!」陶潜从小在山区长大,从那敏捷的身形就看出了跑过去的一只小松鼠,可是这个女孩子的胆子太小,却也是吓的不清。

    听说是个小松鼠,女孩的手松开了一些。

    「咕!咕!」树林里这时又传来了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猫头鹰的叫声,让那个女孩更是再也不肯从陶潜的身上下来了,害得陶潜的身体又是一阵兴奋。

    可是这样抱著那个女孩,刚开始还是没觉得什么,可是两天两夜没有吃饱,他的身体早就已经很是虚弱了,终于脚下一软,抱著那个女孩就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很是意外,那个女孩不由又是一阵惊叫,趴在陶潜的身上也忘了起来,急切的问道:「你怎么样?你不要吓我呀!」语气里竟然有了哭腔。

    「没有事!我只是有些太饿了,要是有点吃的就好了!」陶潜咽了一口唾沫,刚才不提肚子也没提出抗议,现在肚子却是闹开了锅,咕咕的叫著,简直就像打鼓一样。

    女孩听说他只是饿了,心里也就不再担心,就想坐起来,可是一不小心,她的手竟然碰到了陶潜那坚挺的硬物之上。

    「啊!」女孩如遭蛇蝎,连忙跳了起来。

    这一下接触,陶潜更是感觉全身都是一阵酥麻,灵魂也是一下子飞出了体外,原来一个女孩子的手碰到那里竟然会有这样让人销魂蚀骨的感觉。

    不过女孩子的一声惊叫让他从这种奇妙的感觉中醒了过来,顿时感觉尴尬不已,双手连忙捂住自己的下体,诺诺的说道:「对不起!我没有……衣服穿!」
    一时间两人都不在说话,陶潜蹲在那里,女孩背对著他站在他的身边,只有路边的草丛里有各种昆虫唱著奇妙的歌。

    「要不你走吧!我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陶潜想到让一个女孩子跟一个裸体的男人走在一起,实在是唐突佳人,就提议让那个女孩子自己走。

    「我……」那个女孩子听了陶潜的话,往前迈了一步,可是马上又停了下来,低声说道:「这里……太黑!我害怕!」

    「那……」陶潜现在也是头疼不已,虽然从那个被困的地方逃了出来,可是这个样子真是让他尴尬不已,总不能就这样光著身子走出去吧,现在填饱肚子固然重要,可是要是不弄一件衣服穿,那也根本就是没有脸见人呀!

    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让他压死的男人,那个男人的上衣没有穿,衣服就扔在一边,可是那时女孩着急要走,他也没有来得及去拿那件衣服,现在真是后悔的要死。

    那个女孩更是没有主意,站在那里嘤嘤的哭了起来,陶潜让她一哭,顿时涌起了万丈豪情,一个女孩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要是不能尽到保护的责任,还真是愧对这副男儿身!

    「你不要哭!让我想想办法!」陶潜的一句话顿时让那个女孩的哭声变小,不过还是抽泣著问道:「这里也没有车,也没有人家,你到哪里去找衣服呀?」
    女孩虽然害怕,但是跟陶潜在一起却又让她窘迫的很,要不是这里只有陶潜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她早已经是离他远远的了。

    「这个!你能不能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找衣服?」

    「好!」女孩听我要找衣服,连忙答应下来,跟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子走在一起,让她也是窘迫不堪。

    看女孩答应下来,陶潜连忙往回走去,现在的样子,他也是难受的很。所以那个让他压死的男人可就是他唯一能找到衣服的地方,管他是死人还是活人,主要能让自己现在有衣服穿,那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陶潜还没有走几步,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紧接著就是一声尖叫:「啊!」

    陶潜连忙转过身去,而那个女孩这时已经是风一般的跑了过来,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陶潜现在的身体本就虚弱,自己走路还是勉强,可是再加上那个女孩的身体和冲力,他是再也站不稳了,一下子就被扑到在地上。

    而无巧不巧的是,那个女孩的嘴正好印在了陶潜的唇上,顿时一股如兰似麝的芳香从嘴里传了过来。

    陶潜顿时蒙了,这十八年来,他可是没有跟女孩子有过什么接触,可是今天不但光著身子跟这个女孩子还搂带抱的,还就这样稀里胡涂有把自己的初吻贡献了出去。

    那个女孩还不自知她们的姿势是多么的暧昧,紧紧的抱著陶潜在那里瑟瑟发抖,真是让陶潜大大的享了一次艳福。

    「啊!」过了一会,那个女孩算是平静了一些,马上发现了自己还在吻著陶潜,顿时窘迫不堪,连忙仰起了头,离开了陶潜的嘴唇。紧接著又想到了正趴在赤裸的陶潜身上,更是从陶潜的身上跳了起来,但是却并不敢离的太远,就背对著陶潜站著不再说话。

    陶潜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刚才的那一吻真是让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过神来,女孩的唇虽然有些冰冷,但却是那样的柔软,接触之时,真是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而在她趴在他的身上时,似乎胸前也是感觉到了两团柔软,那一定就是那个女孩子的乳房了,原来女孩子的那里也是让人有一种销魂蚀骨的滋味的。

    「呜……哇……」这时女孩突然哭了起来,而且哭的声音是越来越大,把陶潜吓了一跳,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你怎么了?」陶潜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惊慌,他也怕这个女孩现在要是受了什么伤,那他自己可是更要头大了。

    可是那个女孩还是那里哭个没完,到后来竟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陶潜根本没有哄女孩子的经验,这时更加是不知所措了,翻来覆去的只有一句话:「你不要哭了!你不要哭了!」

    但是这根本就一点用也没有,他哪里知道这个女孩也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少女,今天本来是参加同学聚会准备回家的,没想到打了一辆出租车,却遇到了一个心怀不轨的司机,挟持著她到了这里,就要强奸她,可是因为陶潜从天而降把那个司机压死了,到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可是谁想到陶潜根本就没有穿衣服,现在偏偏又必须依靠陶潜,更要命的是刚才无意中,自己的初吻又交给了陶潜,这一切都是让她难过不已。

    女孩的哭声让陶潜烦闷不已,看到怎么劝也是没有作用,气的他也懒得再理她,转身就走,道:「我要找衣服去了!」

    「不要走!」女孩的动作真是快速无比,一把就抓住了陶潜的胳膊,然后小声说道:「我害怕!求求你!不要扔下我一个人!」

    虽然看清女孩的神态,不过只听声音就知道那个女孩一定是惊慌的很,陶潜不由大感为难的说道:「我不扔下你,可是我要怎么去找衣服呀!我也不能……这样跟你等到天亮吧!再说了,我真的快要饿死了,要是再不吃东西,我怕我坚持不到明天早上了。」

    「那你去哪里找衣服?我也……跟你一起去!」女孩也不哭了,就是认准了要跟著陶潜了。

    「这个……这个……还是我自己去吧!」陶潜想到女孩刚才知道那个人死了之后的惊慌表情,现在要是再带她回去,她一定会更是害怕的,所以在那里不敢告诉她要去的地方。

    「不行!你不能扔下我,你救了我,就一定要把我带出去!」女孩这时竟然来了一股刁蛮任性之劲,更是让陶潜大感头疼。

    「那好吧!」陶潜无奈,只得带著她往回走,可是女孩这时也是分不清东南西北,直到看到那辆出租车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

    「啊!我不要!我不去那里!」女孩紧紧的抓住陶潜的胳膊,躺在陶潜的身后,把脸紧紧的贴在陶潜的后背之上。

    「我……要不你在这里等著我吧,我很快就回来的!」陶潜还在试图说服女孩,好让他去取来衣服。

    「不要!我害怕!你不要去了!」女孩马上提出了反对。

    「那我总是光著身子也不行呀!」陶潜只好说出了这个让他们二人都很尴尬的事。

    「可是……可是……你去扒死人的衣服穿在身上,我……我……宁愿你不穿衣服!」

    陶潜真是无语了,女孩竟然是这样的势头,让她一时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看着那辆出租车,他突然灵机一动,试探著问道:「那我们到车里找一找可不可以?」
    「这个……那好吧!」女孩犹豫了半天,终于是同意了陶潜的意见。

              第四章身体接触

    陶潜大喜,拉著女孩跑到了车边,但是拉了半天车门也是没有拉开,最后无奈之下,他在旁边找了一块石头把车窗打坏,才打开了车门。

    在车里还真是有一件上衣,另外还找到了一个小背包,陶潜马上把那件上衣穿上,虽然没有裤子,但是也比没有一件衣服强。

    女孩看着他拿的包,不由惊叫了一声说道:「这个是我的包,里面有手机,我们快点打电话求救吧!」

    可是等她拿出电话来时,却发现已经是没电了。

    「你的包里有没有……吃的!」陶潜抿了抿已经有些干了的嘴唇,小心翼翼的问到。

    「没有!」女孩知道陶潜已经穿上了外衣,到也大方了一些,不过过了一会惊喜的说道:「我这里有口香糖!」

    口香糖又不能吃,有也是无用,但是陶潜现在已经是饥不择食,连忙说道:「那也行,快给我!」

    嘴里嚼了一块口香糖后,陶潜更加是饿的难受了,人的嘴里有东西,就会分泌出唾液来,而唾液下了肚,就会让胃加速蠕动,而他的肚子里根本什么东西也没有,怎么会不让他更饿呀!

    陶潜赶紧把口香糖吐了出来,捂著肚子叫道:「我真是要饿死了,你还有没有别的吃的?」

    「真的没有了!」女孩看他真是饿的难受,不免有些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会饿成这样呀?」

    「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陶潜的声音不免有些虚弱。

    「啊!两天两夜没吃饭?」那个女孩显然感觉这样的事情很难理解,但是看陶潜真是饿的不行,也不得不信他说的是真的。

    「我们走吧!我现在只想找点东西吃!」陶潜说著话已经步履蹒跚的往前走去。

    女孩连忙跟了上来,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不知何时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雨,那有如细丝一样的雨滴荡尽了尘世的尘埃,洗去了都市的浮华,打在树叶之上沙沙做响,象是一首动听的音乐。

    陶潜仰起了头,张大了嘴巴,让那细密的雨丝滴入他的嘴里,虽然不能充饥,但也是聊胜于无。

    两人已经默默的走了好久,起先那个女孩还是抓著陶潜的胳膊在走,可是陶潜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到后来,已经是那个女孩扶著他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走了这么长时间,那个女孩也不再害怕,而远处更看见了点点灯光,让她兴奋的跟陶潜说起话来。

    「陶潜!你呢?」陶潜喝了些雨水,说话也是有了一点底气。

    「我叫楚瑶!」女孩的声音很低。

    「哦!」陶潜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也没有了话题。

    两人又默默的往前走著,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那灯光的所在地,原来这里是一个果园,那灯光却是看果园的小屋里传出来的。

    陶潜这时也发现了山上的果树,顿时力气倍增,拉著楚瑶跑到了一棵果树之下,摘了两个青青的苹果就吃了起来。

    苹果还没有成熟,但是陶潜现在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是能吃的东西,现在到了他的嘴里都是变成了山珍海味,几口就把那两个苹果吃了下去。

    又吃了两个之后,陶潜的体力渐渐恢复,精神也好了许多,而耳中竟然听到了女孩的吞咽唾液的声音。

    陶潜转头看去,只见那个叫楚瑶的女孩正看着他吃苹果,已经是垂涎欲滴了。
    「你也吃一个吧!」陶潜把一个苹果送到了那个楚瑶的手里,楚瑶低声说了句「谢谢!」接过苹果就啃了起来。

    本来这样的苹果楚瑶平时是根本不会吃的,可是现在她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再走了这么远的路,也是饥渴难耐,到也不是觉得这个苹果很是难吃,一个苹果很快的就下了肚。

    「给!」陶潜又塞了一个苹果在楚瑶的手里,他们二人今天晚上一直是拉着手挽著胳膊的,陶潜抓著她的手把苹果往手里放时,到也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吃饱了肚子,陶潜又想到了自己裸露的下体上,而此时他正面对著楚瑶,不免大是尴尬,边忙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了楚瑶。

    夏日的夜晚本就短暂,现在已经是蒙蒙亮了,虽然不能完全看清人的样子,但是大致的身形却也是能看的清的。

    楚瑶也马上明白了陶潜的意思,脸上顿时一红,心里不由想道:「这个叫陶潜的男孩还真是奇怪的很,救自己时就全身赤裸,又是饿的不行,对自己这样一个美女竟然没有动心!要是别的男人恐怕早就对她起了非分之想了!」

    想到这里,楚瑶不由一阵脸红,自己这是怎么了,虽然那个叫陶潜的男孩子救了自己,可是自己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可真是羞死人了。连忙把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走,往前面的那个小屋看去。

    「那里有衣服呀!」楚瑶突然惊喜了叫了起来。

    陶潜也连忙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这时天光更是亮了许多,顿时看见了在那小屋的前面挂著几件衣服。

    陶潜顿时大喜,连忙往那里跑去,楚瑶也连忙跟著他跑了上去。

    听到楚瑶的脚步声,陶潜停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拉住楚瑶的手又接著往前跑。

    楚瑶在后面不由脸上又是一红,那个男孩子还真是挺关心她的,知道她一个女孩子跑的不快,又担心她自己在这里害怕,真是一个体贴的男人。

    可是让楚瑶很是难堪的却是,由于现在天色放亮,她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陶潜那裸露的屁股及大腿,害得她连忙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可是这样的后果很不好,她一下子就拌在了一个石块之上,差点摔了一个跟头,幸好陶潜反应够快,连忙转过身把她搂在了怀里。

    楚瑶由于慌乱,双手不免乱抓,而这一下无巧不巧的是,她正好抓在了陶潜那男生的特征上。

    楚瑶站稳了身形才发觉手里有一个本来还软绵绵的东西,变得是越来越硬了,不由低头看了一眼,待她看清手里的东西之时,顿时一声尖叫,跳了起来。

    「谁呀!大清早的在这里叫什么呢?」那间小屋里这时传来了一声怒吼,吓的陶潜连忙冲过去把楚瑶的嘴堵上。把她压在身下扑在了草丛里。

    小屋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一个赤裸著上身,只穿著一条短裤的男人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四处看了看,感觉没有什么人,他才骂了几句走进了屋里。

    陶潜看他进去了,才把楚瑶的嘴松开,然后小声的对楚瑶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楚瑶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可是却闭着眼睛不敢看他,脸上更是娇艳欲滴。
    陶潜还是第一次看清楚瑶的面容,不由在心里暗赞了一声,虽然楚瑶的脸上略显疲态,但是怎么也掩饰不住她那种浑然天成一般的美丽,让陶潜不由看得一阵失神。

    「起来啦!」楚瑶嗔怪的一声,顿时让陶潜大是尴尬,连忙从她的身上跳起来,心里还有种很失落的感觉。

    楚瑶再也不敢往陶潜的身上看去,而陶潜却是不知不觉的就总想往楚瑶的脸上看上一眼,对于一个正当青春的小年,突然发现一个跟自己在一起一个晚上的女孩竟然是一个美女,怎么也是不免有些想入非非的。

    陶潜看了几眼,但也是禁不住那边挂著的衣服的诱惑,拉著楚瑶的手一起往小屋前走去。

    衣服就挂在小屋前的一条绳子上,看起来应该是那个男这人的衣服,而陶潜正要蹑手蹑脚的去摘那条裤子时,却听到了屋里传出来了说话声,顿时吓的他连忙缩回了手。

    陶潜虽然家里困难,但这种偷东西的事是从来没有做过的,要不是自己没有衣服穿,还真是绝不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你干什么?我要睡觉!」屋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睡什么呀!你看天都亮了!我们再来一次吧!」这应该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不行!就给我一百元钱,昨天晚上已经让你折腾的够呛,大清早的你还要呀!」女人的声音显得很是不耐。

    「就你这货色给你一百已经不少了,要不是老子时常光顾你,你哪有生意可做,妈的!你还想要多少!」

    「不行!你要是再想来,就再加五十!」

    听到这里陶潜已经明白了屋子里的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的关系了,不由大是鄙视。

    屋里的两人已经商量好了价钱,顿时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接著就是床板吱吱嘎嘎的响声。

              第五章细听春宫

    「啊!你这个笨蛋!你轻一点呀!你想把老娘搞死呀!」女人的叫声一听就是装出来的。

    「我就是要搞死你!让你也知道知道我的厉害!」那个男人说话声中,床板的声音更是大了。

    「亲亲老公,用力呀!你操的我好舒服呀!」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说的话也是越来越淫荡。

    「哈……现在知道我的利害了吧!我今天就操死你,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那男人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用力的挺动,床板的声音更大,都不知道那破烂的床到底能不能禁受起他们的折腾。

    「哦……」男人的低吼声突然传起。

    「啊……不要呀!你再坚持一会,老娘还没到高潮呢!」那女人停止了动作,可是那男人的低吼声还是不停,然后就是静了下来。

    「你这个死人,你还行不行了,每次都弄得人家上不上下不下的。」女人的埋怨声传了出来。

    「嘿嘿,刚才一时冲动吗,要不……」男人的语气很是淫荡,好象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啊!你这个死人,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没尽兴吗,用你的嘴吸两下,我就能再起来,这次一定要让你达到高潮。」

    「死人,这次你要是再不行,以后就不要再让想老娘光顾你。」屋里传出了一声唔唔啾啾声,「你慢点,撞到我的喉咙了!」这句话说的含含糊糊,但陶潜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陶潜听的是面红耳赤,以前他一直为生活奔波,白天干活之后累的已经不行,到了晚上倒头就睡,哪里有时间想这样的事,更是根本就没有看过的,但是他也是正当青春年少,现在听到这样的声音,本能的也知道里面的人在干什么,此时出于自然反应就是高高的立了起来,本来想马上离开,可是脚下却是有如生了根一般,根本就是挪不开一下脚步了。

    肩膀一重,一个身体这时竟然是靠了过来,贺飞转过头看去,只见楚瑶面色桃红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看那样子似乎是根本就站不住了。

    一股香气顿时涌进了陶潜的鼻子里,那种香味是那样的令人心醉,贺飞本就冲动的下体,这时更是挺的厉害了,一只手臂更是不自觉的伸了出去,试探著搂住了楚瑶的肩膀。

    楚瑶的身体一震,就想躲开,可是屋里这时又是传出了那女人的呻吟声,顿时让她的身体一软,抱住了陶潜的腰。

    陶潜本来还心里害怕楚瑶会发火,可是看到她不但是没有拒绝,反而是抱住了自己,心里马上涌起了一阵冲动,也是把楚瑶的身体紧紧的搂住,让她的身体跟自己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陶潜现在还是光著下身,楚瑶抱著他的腰时,就已经是把他的衣服勒紧,而他那挺的高高的下体这时已经是暴露了出来。

    要是在另外的一种情况下,楚瑶此时看到陶潜的那个东西,第一反应一定是尖声大叫,转身就跑,可是此时耳边听著房间里面那女人断断续续、舒服之极的呻吟声,让她的身体里也是难受无比,简直就象是有千百条小虫在里面爬,那种痒痒的滋味根本就是她从来不曾感觉到过的,而陶潜的那个东西也一定是屋里那个男人用来让那女人如此舒服的东西,所以此时虽然即羞又怕,可是还是忍不住在那里偷偷的看了起来。

    「死人!用力,再用力,人家快来了,你不要停!」屋里的女人这时又是尖声叫了起来。

    「嘿嘿,这次知道老子的利害了吧,还跟老子多要钱不?」男人得意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要了,我给你钱,你操我呀!」女人此时想的就只有身体上的快感了,这钱不钱的到是无所谓了。

    有一个笑话说的就是这样的情景,有一个人赶了二十头猪到了山里面,看天色已晚,只好找了一户山里的居民家去敲门,屋里只有一个女人,隔著门对他说道:「不行,我是一个寡妇,是不能留你过夜的。」

    「那我给你一头猪,你就让我在你家里住一晚吧。」

    那女人听到可以得到一头猪,也就同意了。

    看到屋里面只有一张床,那男人又说:「我给你一头猪,你让我上床睡吧。」那个女人就同意了。

    身边是一个女人,那男人哪能没有想法,就说道:「那我给你两头猪,你让我操一下吧。」一下子两头猪,那女人也是没有拒绝,可是当那个男人进去时却是不让他动。

    男人无法,又道:「那我动一下,给你一头猪,你看怎么样?」女人马上欢天喜地的答应了下来。

    可是动了一阵,那男人却不动了,女人这时正在兴头上,马上急道:「你到是动呀!」

    男人道:「我已经没有猪了。」

    女人此时难受无比,马上说道:「那你动一下,我给你一头猪。」

    结果第二天,那男人不但是赶著自己的二十头猪,还把寡妇家里的五头猪赶走了。

    现在屋里的这个男人估计就是深谙此道,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再从这个女的手里再反赚点。

    楚瑶听著屋里的叫声,眼睛不时的偷看着贺飞的下体,鼻子中闻著陶潜那种混合著汗味的男人气味,脑子里也是乱成了一锅粥,突然发现一只手已经在自己的身上游走起来,先是摸著自己的后背,然后一点点的往下,在她微翘的臀部上摸了起来。

    她本就穿的只是一套薄纱裙,顿时感觉到那手上的热度,身体里本来是麻痒难当,可是这手抚摸在自己的身上,顿时让她舒服了许多,只盼着陶潜更加用力的抚摸了,但是少女的羞涩让她根本就不敢乱动,紧咬著自己的嘴唇,偷偷的看了一眼陶潜,只见他在那里痴痴的看着那房子,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里呼出的气息也是异常灼热。

    虽然是潜意识的抚摸著楚瑶,可是她这时竟然是没有拒绝,也是让陶潜更加大胆起来,另一只手此时也是在楚瑶的身上胡乱摸了起来。

    对于陶潜这样粗暴的抚摸,楚瑶却是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兴奋,那一直压抑的情绪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小嘴轻张,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已经是发了出来。
    这呻吟声似极了房间里面的那个女人的呻吟声,只是让陶潜听了更是觉得销魂,双臂突然一紧,已经是把楚瑶抱住,让楚瑶跟他面对面的贴在了一起,下面的火热之物也是顶在了楚瑶的小腹之上。

    那团火热更是让楚瑶全身一抖,耳畔再听得屋里面的呻吟低喘,全身更是无力,要不是陶潜抱著,她已经是要倒在地上了。

    一张嘴贴在了楚瑶的头发之上,然后又从头发上一直向她的脸上亲来,楚瑶惊慌的抬起头来,却是碰巧迎上了陶潜凑过来的嘴唇,陶潜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可是书还是看了不少了,男女亲吻之事也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些,知道此时应该做的事就是去吻楚瑶,只可惜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亲吻,只是用嘴唇贴在了楚瑶的嘴唇之上,轻轻的厮磨,再进一步的活动则是不知了。

    楚瑶此时瞪大了眼睛看着陶潜,嘴上的热度让她也是眩晕,本想躲开,可偏偏又舍不得那嘴唇,马上羞涩的闭上了眼睛,保持著这个暧昧的姿势。

    轻吻著怀中的美女,陶潜心里更是更有一团熊熊欲火燃烧得他更为大胆,一只手已经是绕到了楚瑶的胸前,顺著她那敞开的领口伸了进去,扣在了她那戴著胸罩的乳房之上了。

    楚瑶的身体轻轻一扭,只感觉那大手摸在自己的身上虽然粗鲁,但却是让自己全身上下舒服之极,嘴里也是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楚呓一般的呻吟,只盼着陶潜能够再用力的揉捏。

    陶潜这样做都是看到楚瑶反抗,更是兴奋莫名,在那两个隆起的小山丘之上来回游走,已经是不再满足于在外面摸著了,手指从上面一探,已经是伸进了胸罩里面,碰到了那一颗胀的有些发硬的小乳头。

               第六章初夜

    楚瑶顿时发出了一声低吟,那里可是她少女的禁地,心里有一个声音让她把那只手推开,可是此时那手竟然是连抬一下都抬不起来,只知道紧紧的抱著陶潜,任著陶潜的手在她那柔软而又富有弹性的乳房上来回的捏著。

    小木屋里的男人这时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药,竟然是战力持久,一直也没有败下阵来,弄的那个女人更是浪叫连连,刺激的外面的两个小人也是越来越兴奋。
    陶潜此时心中的欲火越来越胜,那就象是动物的一种本能一般,看着怀里紧闭又眼,娇喘吁吁的美丽女孩,陶潜的眼睛里此时变的一片血红,喉间更是发出了一阵压抑的低吼,身体突然一弯,竟然是把楚瑶拦腰抱起,然后飞快的向旁边的果园子里面跑去。

    陶潜的动作是那么快,只一眨间的功夫就已经是窜到了树林之中,耳边也是完全听不到那小木屋里面的靡靡之音了,但是陶潜此时的欲火更胜,寻到了一块大石,就把楚瑶放到了那石头之上,在楚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之时,她的裙子已经是让陶潜掀了起来,露出了她那白色的小内裤。

    「啊!」楚瑶躺在冰凉的石头之上,神智突然清醒了过来,发现陶潜正在扒她的内裤,此时突然惊叫了一声,连忙伸出双手想要抓住内裤不让陶潜脱下去,只是她的力气是那么小,而陶潜此时的力气也是大的出奇,那条小内裤马上就飞到了一边。

    「不要……」楚瑶看着陶潜发红的眼睛,还有那雄伟的分身,马上尖叫了起来,慌乱的把裙子往下推,以遮掩住那裸露的下身。

    可是这个一直跟她不多说话的男子此时竟然是完全不理会她的哀求,粗暴的扑到了她的身上,按住了她的手,在她的身上就开始乱亲起来。

    楚瑶拼命的挣扎,可是她一个弱小的女子又哪是陶潜这样经常干最繁重的体力活的男子的力气所能相比,除了两条腿还能踢动两下之外,上身根本就是让陶潜压的一动也动不了。

    陶潜此时一句话也不说,从楚瑶的脖子上一直往下吻去,但显然是因为隔著衣服吻著不舒服,突然把楚瑶的衣服往上一掀,再把她的头一抬,就把的裙子整个的脱了下去。

    陶潜的眼里顿时出现了一具白皙的肉体,只不过身上还有一件胸罩和一条小内裤小内裤。

    酥胸半露,陶潜一下子就看直了,而楚瑶这时衣服被脱下去,马上感觉身上一冷,本能的用双臂掩在了胸前,但是她这个样子更是引起了陶潜更强的情欲,身体猛的一伏,又一次在楚瑶的身上胡乱吻了起来,那火热的嘴唇所过之处,都是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而当再一次吻到她那乳房上方之时,楚瑶顿时感觉那两条胳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陶潜的嘴只不过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胳膊,就已经是无力的垂了下去,那胸罩又一次显露在了陶潜的面前。

    陶潜兴奋的发出了一声低吼,还不会解女人的胸罩,但是两手一推,那胸罩就已经是被他推到了楚瑶的脖子上,两团雪白的馒头顿时跳了出来,尤其是那两颗鲜艳的红葡萄因为突然裸露在空气之中,竟然是硬了起来,简直就是可爱之极。
    「好美!」陶潜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赞叹,眼睛更是直直的盯在那上面,然后头一低,已经是吻住了楚瑶的乳房上,下身更是压在楚瑶的两腿之间用力的摩擦。

    楚瑶来还在挣扎,可是随著陶潜吻著她的乳房,她的挣扎也是慢慢的停止了下来,而别一只乳房上的乳头竟然是变得越来越硬,颜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鲜艳,而后竟然是低声呻吟起来。

    楚瑶当然不是那种淫荡的女孩子,只是刚才她才听了一出春宫戏,心中的欲望之火也是燃烧的正旺之时,陶潜的动作虽然粗鲁,可是却也正是让她一直压抑的欲火马上燃烧了起来,只希望陶潜能够一直吻下去,好让她的身体好受一些。
    正当楚瑶在享受陶潜的亲吻,下身之处突然感觉一个火热的东西正在向自己的要害之地侵袭,而那里也是痒的难受,不停流出的淫液更是在流到了腿上,正需要这样一个东西进去抓抓痒,两腿也是无意识的一分,就让那个东西顺利的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

    「哦……」

    一声惨叫带著一声低吼,陶潜终于是完全进入了楚瑶的体内,此时真是感觉舒服之极,忍不住就是在那里挺动起来。

    而楚瑶此时是第一次承受男女之欢,痛苦显然是大于快乐,神智也是再一次清醒了过来,发现贺飞正在她的身上一下的挺动,顿时知道自己已经是城门失守,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要是女人被强奸了,就一定会大叫起来,可是楚瑶知道,她根本就不是被陶潜强奸的,两个人这样根本就是受了那小木屋里面的一男一女的刺激,所做出的这件事根本就是完全出于本能,现在要做什么也都是晚了,少女最宝贵的东西就是这样失去了,两行眼泪已经是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咬著牙忍受著下面的那种痛苦,但是陶潜的动作是那样的粗鲁,让她根本就是忍受不住,终于是颤声说道:「陶潜,你……你轻一点,我好痛。」

    陶潜听了楚瑶的请求,也是下意识的放缓了动作,但是下体马上感觉到难受无比,只有动起来才会让他舒服,可是一个女孩子软语相求,他也是不能再那么鲁莽。

    感觉到陶潜的动作不再那么激烈,楚瑶的身体里果然是好受了一些,这时也是感觉到了放在身体里的那个东西是那么火热,又是那么的坚挺,脑海里更是想起了小木屋里面女人的呻吟尖叫,还有男人的低吼,不觉也是轻轻的活动了两下身体,好去体会能让那两人那么快乐的那种感觉。

    一切既然已经开了头,以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陶潜发现楚瑶也是动了起来,也是试著挺动了一下,看到楚瑶不但没有不适的感觉,反而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这个声音虽然没有小木屋里面那个女人叫的淫荡,但却是另有一种让人销魂蚀骨的感觉,陶潜只感觉全身都是被这一声呻吟叫的兴奋起来,抱紧了楚瑶那纤细的身体,下身用力的挺动了起来。

    两人都是第一次,也是没有什么技巧可讲,完全就是靠著本能在那里活动,陶潜自然是舒服的很,而楚瑶则是快乐与痛苦并存。

    朝阳初升,透过林间的枝叶把那日光洒在了还在那里做着最原始动作的两个人身上,但一块云彩好像不忍让太阳公公也看到这种的激情表演,马上把那日光挡住。

    但林中的小鸟却是完全不为二人的所吸引,飞来飞去的,好像对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屑一顾。

    经过一阵冲刺,陶潜的欲望终于是释放了出去,大吼两声,把那生命的精华全都是注入到了楚瑶的体内,而楚瑶被那热流一激,竟然也是达到了高潮,抱住了陶潜低声尖叫起来,根本就没有了少女的矜持。

    这到不是楚瑶淫荡,她平时可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女孩,只不过刚才听到的那靡靡之音对她的刺激太大了,一般的少女要是遇到这种情况现时跟一个男人在一起,本能的也会兴奋的。

    陶潜的激情过后,顿时身体也是软了下来,但还趴在楚瑶的身上没有下去,而楚瑶抱著陶潜的胳膊还没有松开,女人高潮过后都有一个回味的过程,虽然只是初次,但楚瑶也是一样。

    「这两个人一定是在交配吧?」一个细细的声音传到了陶潜的耳朵里,把他吓的连忙跳了起来,四下看了看,根本就是没有人出现,不由怀疑是自己的出现了幻听。

    而楚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坐了起来,只不过下体顿时感觉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羞涩此时已经让她顾不得了那么多了,连忙把胸罩拉下,双手更是挡在了诱人的三角地之前。

               第七章分手

    「人类就是笨,平时都是穿著衣服,交配起来多不方便,哪像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个细细的声音又是传到了陶潜的耳朵里,贺飞这一次并没有乱动,而是仔细的寻著声音看去,可是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别乱动,咱家的那一群小宝宝们还没有自立呢,我们哪能再交配,还是先去找吃的再说。」又一个细细的声音传过来,好像跟刚才的那个声音有些不同。
    「哼!听说人类可以交配之后不生孩子的,真是羡慕他们,回头也偷一个那东西来,我们也试试。」

    「那是要用一种叫做避孕套的东西的,把那个东西套在JJ上,人的JJ那么大,
你拿来干什么,当雨衣呀!」

    草丛轻轻一动,陶潜就看到了两个灰色的影子从草丛里穿了过去,就再也听不到那说话的声音,这让陶潜大是惊奇,好像刚才他刚才的说话声就是那两个灰影所在之处发出来的,而那个灰影很显然就是两只老鼠,难道自己已经能够听懂老鼠的话,这未免也是太神奇了。

    楚瑶这时已经忍著下体的疼痛把衣服拣过来都穿好了,看到刚才得了自己身体的男子竟然背对著自己发呆,不由让她更是气苦,她对陶潜还是一点不了解,现在稀里胡涂的就把身体交给了他,现在还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真是太没良心了,可是现在又是不好意思喊他,心里更是一阵委屈,眼泪已经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陶潜想了一会,也是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只好转过头来,看到楚瑶正在那里低著头抹着眼泪,连忙走过去,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你怎么了?别哭!」

    终于是管她了,可是楚瑶突然看到陶潜还赤裸著下体,不由大窘,连忙捂住了脸说道:「你……你快把衣服穿起来。」

    陶潜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我现在没有裤子。」

    楚瑶这时也想起来刚才他们就是要去偷衣服的,可是却意外的听到了那事,两人就跑到这里做起爱来,根本就没有偷衣服的。

    「那你……那你快转过去呀!」楚瑶又是低声叫了一声。

    陶潜连忙转过了身,欲望发泄出去,他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冲动,楚瑶这样一说,他也是完全没有反驳。

    「你……你扶著我点。」楚瑶一迈步,下体顿时疼痛难忍,现在也是不能总在这里呆著,要不然家里面要急死了,只好又叫陶潜。

    「唉!」陶潜答应了一声,转过身就去扶楚瑶,可是发现楚瑶突然脸上一红,连忙不好意思的扭过身体,免得再让楚瑶再看到自己裸露的下体。

    两个人都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且以前都没有性经验,刚才那样激情也是一个意外,激情过后,两个人都是变得非常难为情起来。

    两个人往山下走了几步,陶潜还是感觉这样非常的别扭,有些结巴的对楚瑶说道:「楚瑶,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楚瑶看着这荒山野岭,心里说不出的害怕,连忙抓紧了陶潜的胳膊说道:「你要去哪里?」

    陶潜顿时尴尬万分,指了指山上,道:「我去……偷一条裤子穿。」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