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武俠情色  »  【家畜生活】
【家畜生活】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家畜生活



***********************************  前言:

  在据今约一百年后的世界,与现在是完全不同的。亚洲国家在经历过几乎是亚洲大战之后,在残破的社会中再度重建起新的社会制度。而新的社会制度却已经与现在不同了!为了让国家更稳定发展,阶级制度兴起了!这个制度将社会中的「人」分成许多种,有政府机关人员的新贵族、皇族、平民、奴隶、家畜等。
  而通常最低下的两个层次均为犯罪的人所有。但为了挽救仍然有心改过的罪犯,特别设定了一条新的法律,如果饲主(主人)同意,可以让奴隶或家畜恢复为平民的身份,不过手续过程繁杂,且办的人少之又少。而为了稳定社会,通常犯罪采连坐法,家族中如果有一人犯下滔天大罪,那就极有可能整个家族均贬为奴隶或家畜,并分发到各家庭中服役。

  而附带一提的是,道德观念随着时代进步,不少女孩宁愿犯法来成为家畜,造成社会的动荡不安,当时政府特别修改宪法来放宽人民自愿转变自己身份的相关法令,让许多年轻的女孩转变成家畜并蔚为风潮。

  道德的沦丧,成为这个国家最好的代名词,各种奇怪的规定使这个时代的女人变的更加淫乱,这篇文章将彻底的写出来。
***********************************
             一、外交官的末日

  「外交官上原义雄勾结敌国间谍,军事机密已外泄!!?」

  「国家安全被践踏!全民唾弃!上原家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两个大头条不断的出现各大报纸与电视上。但是更让人所注目的是上原义雄有两名女儿刚从剑桥大学与哈佛大学回国的高阶知识份子,现在都在国立东大与法学院担任教授。电视墙上不断的播着两名女教授被押上警车的画面,一夕间所有与上原家有关系的亲戚全部遭到逮捕。

  逮捕当天晚上约十二点后,在已经改革过后的司法制度下法院已经迅速宣判,并不得上诉!其中上原义雄处死刑,其两名子女判贬为家畜,其余家人亲戚,财产全部充公,贬为奴隶,并分发到各家庭。

  上原外交官的两个女儿一名为上原轻,二十五岁,一名为上原彩二十六岁,均美丽且有气质,现在被贬为家畜恐怕下场凄凉,家畜的生活可比妓女还不如。这段宣判新闻造成全国轰动,并引发抽签风潮,几乎近千万人参加抽签,争取上原家两女的饲养权。

  「看到没有?妳们可红了!一千多万人要你们到他们家里去服务啊!」说话的是狱长,长门卫司先生,平时与上原义雄认识,总是一付奉承的样子,现在上原家落难了!他倒落井下石,十足小人一个。

  「家大业大的上原家终于败了!两个年轻又漂亮的女儿又沦为家畜,真是可怜啊!」一旁的长门仍然说着一些冷言冷语。

  「既然法院都已经判决我们姐妹为家畜,这也无法改变,长门先生请你告诉我们这样的身份将维持多久?」说话的是二女儿上原彩。

  「这问你的姐姐不是最清楚吗?她可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长门卫司一脸不奈的说着。

  「彩,不要问了!这可能是一辈子的」一旁的上原轻回答了!

  「废话就别说了吧!等一下就会有女警过来帮你们换掉身上的衣物,我要先离开了!也许你们会被我抽中哦!到时候……哈!哈!哈!」小人般的脸孔在此时表露无疑。说完的长门甩门后就离开了。

  「可恶的长门!小人,亏爸爸对他那么好!」上原轻在心底暗骂了几句。
  长门出去约几分钟后,就有几名女警进来,大声斥喝着。

  「两位女畜,你们还剩下五十秒钟将身上衣服清除干净」

  轻与彩,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好意思脱衣服,几名女警拿出手铐,将上原轻与上原彩的双手铐在铁架上,并拿出剪刀将上原轻与彩的衣服全部剪光。
  「啊!啊!不要啊!救命!不要,我不要这样子!姐救我!」上原彩吼着不久后姐妹俩被脱个精光,只见两名身材相当好的女子赤裸裸的站在一堆女人面前,双手不时掩盖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现在趴下!」女警说道:「现在由本市法官为公证人,本警官为督导人,由法官大人正式下达转变身份的命令,并由法官大人出式最高法院公文,以兹证明,两位,现在你们的身份为阶级中最低下的家畜,由我来公布家畜身份的规定,两位听好了!」

  「是!」轻与彩同时回答。

  「一、没有主人的命令,俱家畜身份之当事人无站立之权利。

  二、家畜身份无俱自然人身份,可以由主人自由买卖。

  三、家畜之身份变更须由主人同意,但必须缴交国家货币金额两千五百万元整方可调整(上)一级,以上为家畜身份的基本规定,详细规定可以参考「国家家畜基本规定」里面都有规定。上原轻!」女警叫了声轻。

  「是的!」

  「上原轻,现经由电脑抽签,将发配自本县教师「水川菊」家中执行家畜任务」

  「上原彩,现经由电脑抽签,将发配自本县医师「木村铃子」家中执行家畜任务」

  「你们算是运气不错的!水川老师我认识她,她是个好老师,也许可以少吃点苦头,但要听从你们主人的命令,知道吗?」女警说:「至于木村医师的话,我就不太知道了!我也不认识她!」

  姐妹们都低头不语……

  「至于你们的家人……你们的阿姨,四十岁,青田水玲,原本为华人银行的分行襄理,现在已经被判为妓女奴隶,终身得在妓女户中服务,而且不得转换身份……所以你们的运气都还算好的!」

  「那…其他人呢?可以告诉我们其他人都怎么了吗?」上原轻着急的问着「好吧!反正告诉你们也无所谓了!首先妳的表姐,因为银行户头里有敌国情资人员的汇款,明显的为你爸爸的人头帐户,审查后,你表姐也已经承认了!法官念在她还年轻,判决她四肢除去,终身为军妓,已经送往前线安置了!」

  「天啊……表姐」

  「还没完呢!你的二表姐,因为事前完全都不知情,加上主动配合检方侦办此案,法官只轻判她在妓女户中免费服务十年后,再服十年的奴隶役就可恢复平民身份了!真是幸运的女孩!」

  「嗯!」

  「至于你的表弟,则被判变性刑,待手术完成后将到妓女户服二十年的役期,他算是最惨了!失去男人的身份还要被玩弄个几十年。」

  「不……天啊!」

  「最后是你在医学院执教鞭的婶婶,则被重判了终身家畜役期,一辈子都只能当奴隶犬了!并且不得转换身份,而饲养妳婶婶的刚刚好是她在医学院的同事。」
  高九十公分,长九十公分,宽也是九十公分的正方型铁笼,是这两位家畜女暂时的栖息之所,此时的上原轻与上原彩,已经是赤裸裸的被关在铁笼里,并运上市立法院的小货车上,经市区最热闹的街道上游街,以警告其他想出卖国家的人,下场就是如此,不但失去人的身份还得在这段路上让路人吐口水,丢垃圾。自尊定会遭到严重的打击。通常当运到目的时,家畜女也都已经认清自己的身份了!!不再是以前的千金小姐或是大老板,只是一只家畜而已。

  但上原轻与上原彩两姐妹却不知道接下来两人的命运将在这十年内有着很大的变化……

          二、初为家畜、命运的不同与捉弄

  「水川小姐,麻烦您签收一下,市立法院送来服役的家畜已经送来了!!」
  「好的!麻烦你们了!请送进我家客厅里就好」水川小姐说「好的,没问题」
  一小时后……

  水川菊,身高不高,但穿着素雅的套装与平底步鞋,走到铁笼前,看到已经全身狼狈上原轻,满身脏乱与不堪。

  「乖女孩,把头抬起吧!」

  「主人,我不是什么女孩,我只是您的家畜而已。」

  「你听着,你的父亲,上原先生,生前对我曾有恩情,现在该是我报恩的时候了!」

  「水川小姐,您说的是真的吗?」

  「没错!但你要答应我在这接下来的十年都不可以踏出这个大门,让其他人知道的话,事情暴光……对你我都没好处的,十年后等我筹到两千五百万,就帮你恢复身分。」

  「那……我要做些什么?」

  「当然你要帮我打理好家里的事情,打扫与整洁保持好就好!你就像是我的管家一样」

  「是的……那……我妹妹怎么办?妳能救救我妹妹吗?」

  「你妹妹……我恐怕无能为力,我只能救你一人了!」

  「妳就是……上原家的二千金上原彩吗?」说话的是医师木村铃子。

  「是的……」也同样狼狈的上原彩回答。

  「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是千金小姐……妳了解你现在的身份吗?」

  「了解……我现在只是主人的家畜!」

  「知道就好……现在我要你到我经营的地下妓女户中替我赚钱……你意愿如何?」

  「主人……不!不要……我求求主人了!拜托不要……啊!我不要去那里啊!」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下贱的母狗!我就是要像你一样在外国的高材生最后在低贱的妓女户中渡過妳的下半辈子,知道吗?」激动的木村医生用几乎吼叫的说着!

  为什么木村医师会这么的痛恨上原家呢?其实与十年前的一场恩怨有关,当时还是外交部小官员的上原义雄,对着在非洲遇上急难的木村森雅,也就是木村铃子的女儿见死不救,导致她女儿不幸在非洲过世,痛失爱女的木村铃子,早已经对上原家恨之入骨了!这次刚刚好被木村医师给抓住了机会来报复。

  被套上不锈钢项圈的前法学院教授上原彩,被带到了木村医师所经营的地下妓女户来,房间里很脏乱,简直不是人待的,男人完事后的腥味充斥着整间房间而房间里尽是一间间的铁笼,铁笼里有着特制的铁架,让被送来的女人可以都被锁在铁架上,任进来的客人对她们进行交易,其下场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铁笼里传来女人挣扎的声音,但无论上原彩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只能任人宰割,任人鱼肉。

  木制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男子,但上原彩无法转头过来看对方的长像。
  「啊……」上原彩的屁股感觉到被摸了……他的双手迅速的捏着屁股上的肉,甚至开始往私密处摸去……

  「不要啊……求求你了!」上原彩嘶叫着但嘶叫、挣扎似乎也没有用,上原彩感觉到屁股被扳开了……强硬的武器、男人的肉根、肉棒,就这样往上原彩的私处插了进去。

  「啊……不……」

  来会抽插几次后,一边还对着上原彩的头发吐口水,还粗暴着抓着彩的乳房与头发不段搓揉,这让上原彩感到无比的羞耻,一星期前还在法学院里穿着漂亮的高级套装,对着台下近百名的法学院高材生高声大谈法治与建国的重要性,但一星期后却被关在地下妓女户中任男人侵犯著自己的身体,还是粉红色乳头的上原彩显示出没有几次性经验,但现在却被这个男人用手指搓着,乳头的高密度神经传来了令上原彩无法摆脱的刺激。

  私密处与乳头的感观刺激不断着打击着上原彩的意志力,很快的!被摧毁了!上原彩了解到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不同……下半辈子都将在这里渡过了!

  「贱女人……想知道我是谁吗?」说话的男子令上原彩感到熟悉却又认不出来!

  「是我……看清楚了!」男子走到前方让上原彩看个仔细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昔日在法学院的学生还是班上领导阶层的加贺同学……

  「再嚣张啊!贱女人!现在看到了吗?现在是我在上你在下!我正干着你那高贵千金的身体……」

  「加贺同学………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知道吗?班上有多少同学恨透了你……动不动的骂着底下拼了老命念书的同学还威胁着要当掉很多很努力的同学,如今外面还要一票人等着要干你了……」

  说完便将已经射精的保险套就这样抹在上原彩的脸上……悲惨的夜晚做为上原彩下半辈子的日子揭开序目。当然!班上的七十位男同学中全部到齐了!一个也不少……全部都来了!就这样……第一晚就已经被自己班上的学生所侵入。
  至于上原轻呢?在温暖的室内,虽然不是多好的床,但却也是挺不错的……两姐妹的不同命运也展开了!

  「昨晚过的还满意吗?大小姐!」说话的正是现在彩的主人——木村医师。
  「木村!不!是主人……我求您了……不要再让我继续待在这里了!好吗?我求您了!我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恩情。」彩不断的求饶着!此时的上原家二千金已经完全的丧失了人格!成了完全的家畜,这一点是上原彩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你再说些什么废话!妳做牛做马这是你本来的命运!妳下践本该如此……竟然还有脸拿这个来跟我讨价还价?」

  「妳放心好了!接下来的日子将让妳后悔、痛苦与痛恨自己身为女人!」
  「如果妳还敢拿什么做牛做马来讨价还价……我会用更激烈的手段来处理妳的问题!包括如同你的大表姐一样,将妳的四肢除去,再丢到这里让更多的男人来折磨妳!」

  「不!我尊贵的主人!奴愿意待在这里了!这里就是奴的天堂,请您不要将我的手脚除去!我是个下贱的奴隶!这是奴应得的!」深怕自己变与自己大表姐一样下场的上原彩很快的就妥协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强迫妳哦!不过身为女人,我也很高兴妳能认清这一点。每天都被男人干着,这不是很爽吗?像你们这种从小就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千金小姐,一定没有被这么多的男人干着,你那淫秽的私处应该也很舒服吧?」木村冷笑着「是!很舒服……谢谢主人能让奴在这里服务!」

  「但我告诉你现在先让你舒服着过,我刚刚说的四肢除去的手术,妳一样要做……反正妳已经是家畜了,还要手跟脚干嘛呢?」说完的木村笑着离开了,留下一脸呆滞的彩「不……主人!不要……」上原彩用更大声的嘶叫声发泄着。
  每天都在做性服务的上原彩已经渡过了两个星期的时间了!每天早上就会被大汉架到铁架上开始一天的性服务,上原彩已经很久不知道穿衣服的感觉了!
           三、久别重逢,沦为残废的表姐

  「彩,我带来了妳认识的人!希望你能感到我对你还是很宽容的!」木村再度出现几个彪形大汉抬了一个四方型的「人体」,而这个「人体」正是自己被判除去四肢的表姐——米仓麻纪。

  「我可是花了不少钱才从国防部中把她给买回来!目的就是要让妳们表姐妹有个伴,同时我还能打广告,表姐妹一起服务的妓女户,大概全国就只有我这里了!」木村继续说着:「说说我们这位米仓小姐以前的丰功伟业吧!」

  木村要旁边的女秘书拿出文件大声念出来:「是的。米仓麻纪,二十八岁,前外商银行总经理特助,还是该公司的女网选手,二十五岁那年还参加过国内外商公司选美比赛,获得第二名,是一位相当优秀且身材、美貌集于一身的美丽女子。但二十八岁时因为参与外交官上原义雄的叛国行动因而被法院判四肢除去后,送往前线终生为军妓。」

  彩仔细看了看这现在躺在地上的这个人,简直认不出来她就是一个月前还在网球场上奔跑的美丽表姐,现在的麻纪,躺在地上,一双手臂都被去除,双腿也是,连要起身也要别人帮忙。下半身只剩阴部露出的麻纪看的出来已经被蹂躏了不少日子。

  此时,客人又进来了!一听是表姐妹一起服务,就大大的兴奋起来,打起手机呼朋引伴,一场性爱派对就此展开。麻纪表姐躺在床上帮着这位客人的表弟口交,下半身还插着另一个男人的肉根而在铁架上的彩,也被一对兄弟来干着,表姐妹第一次在同样地方性交着,麻纪与彩都是一样的羞愧,尤其看着麻纪的阴部正对着自己,被其他男人的肉根来抽插着,而那个在几分钟前还在麻纪表姐的阴道中抽插的肉棒,转眼间又到了彩自己的嘴巴里。

  在渡过这一夜刺激的夜晚后,这对表姐妹被安排在同一间寝室里,或许该说是故意安排的吧!为了帮远道而来的麻纪接风,木村医师送了麻纪一样礼物,同时也是两姐妹更加羞耻、痛苦与恶心的开始。

  「导尿管」插进了麻纪的尿道中,管的另一端有个集尿袋,而集尿袋的另一端又接了另一条软管,这条管的一头就是接到彩的嘴巴来的。而睡在上铺的麻纪,很容易就有尿液送到下铺的彩嘴中,此时的彩嘴巴已经都是自己表姐的尿液了,但为了不让自己被尿液呛到,彩拼命的咽下麻纪表姐的尿液,而彩已经成为了自己表姐的人工厕所了。

  在上原家家族中,几乎全都被连坐贬为家畜与奴隶了,但唯独有一人幸免,就是上原义雄的哥哥,上原哲野。有人甚至传言上原哲野就是告发自己弟弟的告密者,但这或许只是其中一样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为在政治圈中已经打混几十年的上原哲野,传言本将被召入内阁担任重要的大臣,而上原义雄深知自己哥哥的贪污证据与写着真正数字的神秘帐本,原本将会送到法务部中,但却被上原哲野先抢一步,以叛乱、通敌的罪名起诉,并处死。

  另一个原因为,上原哲野虽为上原轻与上原彩的叔叔,但却变态的迷恋这两姐妹美丽的身驱,有好几次都对着彩上下其手,却没有得逞,现在,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占有彩的身体了,而这也是他的心愿之一。

  「我正含着叔叔的肉棒,但我却有兴奋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我正被叔叔干着,我赤裸裸的身体被叔叔给看光了!还是这就是我来到这世上的使命?就是先享尽人间福份再沦为家畜奴隶,连自己的亲生叔叔也可以干着自己的身体。」彩正为哲野口交着,但心底却有着这样的想法。

  腥臭味不断的传来,但彩却越吸越起劲,彩吸允着肉棒的每一处,连包皮下都舔的干干净净的。彩感觉到肉棒似乎有不一样的反应,射了!叔叔肉棒里男人的精华带着不一样的腥味射进了彩的嘴巴里,彩反应很快,吞下了叔叔上原哲野的精子。

  这一段时间里,这间由木村医师来经营的地下妓女户,人潮络绎不绝,包括班上的加贺同学与其他的班上同学、学校的校长、教务主任、学务主任,甚至还有女教师也来了!说只是为了要看看这位名门出身的千金小姐的阴户究竟是长怎么样的。而最夸张的还有自己的堂哥,也就是叔叔的儿子也来过了!当天晚上还干了彩三次,三次都射在阴道里,还说下次一定要再来,当然!彩的表姐麻纪也被干过了!至恶人真不敢相信竟然是自己的堂哥。

  长门卫司,狱长,以前与上原义雄交好,且还鞠躬哈腰的一再说些奉承的话,但上原家落难了,俗话说:「墙倒众人推,树倒糊孙虽散!」在此时真的一点也不为过了!

  「早說妳会落入我的手中的嘛!」长门卫司冷笑着彩仍旧被绑在架子上,洁白的阴户让长门卫司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脱下裤子露出了坚挺但不持久的肉棒,迅雷不及掩耳的插入了阴道中。

  「终于……得到了!年轻的阴户果然够紧,这几万元花的真是值得啊!」
  「上原小姐,上原先生生前对我也不错!很是照顾,今天上原家落难了!我只有这样才能报答上原先生的恩情啊!」长门卫司说着简直让人听不下去胡说八道的假道理。三十秒后长门卫司就泄了!十足性无能的一个小人。

  才不过短短的几个月,上原彩与麻纪就已经被上万个人玩过,过去的高贵身份早已经不复存在,上原彩真正的成为了妓女户中的家畜妓女。但似乎妓女户中的妓女每一个的地位都比上原彩还要来的高。

         四、上原轻与家畜委员会的特检小组

  「水川小姐,您的信,麻烦您签收一下!」邮局送来的正式信件。

  「好的……麻烦你了!」水川小姐签下了邮差手上的签收簿。

  「家畜委员会?抽检?」水川小姐说着后天,家畜委员会的委员就会到水川家来检查上原轻执行家畜任务……

  「轻,后天可能得让你累了点!这脚镣你得在那天戴着啊!」

  「水川姐,你干嘛说这个呢?您说戴!我就戴上吧!我一切都听您的!」
  「那就好!那就好!」

  水川从箱子里拿出了脚镣来让上原轻自己戴着,上原轻拿着就往自己的脚戴上,脚镣上的锁也很顺手的戴上了!因为戴上了脚镣做起家事来特别不容易,这一段时间以来上原轻帮着水川家打理一切,高学历的轻还帮着水川老师处理了不少学校的业务。不只是脚镣,其实家畜的标准装备还有特制的铁项圈,这上原轻也都戴上了!还脱下了身上的衣物,就蹲在玄关等着。

  六点四十分,门被打开了!进门的是刚刚从学校回来的水川老师!

  「欢迎主人回家!」

  水川老师脱下了高跟鞋后,上原轻立刻爬了过来用嘴巴将鞋子叼走,还亲了一下高跟鞋。

  「轻,我不是交待过你吗?别这样子做了!」

  「水川姐,我这只是在复习那天家畜委员会来检查时我应该做的事而已,您就先让我先熟悉一下我本来就应该要过的生活吧!」

  「好吧!」水川老师勉强答应了。

  第二天的中午,家畜委员会的委员山本堪一郎先生与助手麻美小姐已经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上原轻则是蹲坐在水川老师的旁边。

  「请问上原轻在府上执行家畜役期的行为是否符合您的需要呢?」山本先生一边问着一边拿着笔准备要纪录。

  「嗯……很好!我很满意!」

  「如果执行成效良好的话,您愿意让您的家畜升等为奴隶吗?」麻美小姐接着问一旁的山本先生,手上的笔不断的记录着,未见有停下的样子。

  「嗯……我会考虑的!」水川小姐回答。

  「就算要花上千万您也会考虑吗?」山本先生继续问着。

  「这个问题尚在未定数……我可以不回答吗?」水川小姐回答。

  「好的……这个问题我就不强迫您回答了……」山本先生说着。

  「麻美小姐,麻烦妳检查一下家畜上原轻的脚镣与项圈等等家畜必要装备是否有损坏等等……」

  「好的……山本先生。」麻美小姐则开始检查麻美小姐看了看轻的脚镣内侧与项圈等等。

  「水川小姐,您的家畜您保养的不错哦!脚镣的内侧几乎都没有瘀伤等等。」
  「我对于我的家畜是很重视的……我会定期送往家畜医院做治疗与检查。」水川老师回答。

  「那……我们今天的抽检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打扰您了!」山本先生说完便站起来准备要离开。

  「那……就不送了!慢走!」水川小姐也起身送两位家畜委员会的委员到玄关。

  「慢走!」水川老师对着两位鞠躬。

  「留步!」山本先生与麻美小姐也回了礼便走进了电梯里。

  「轻,脚镣可以拿下来了!」水川老师拿出了钥匙。

  「水川老师,可以允许我继续锁着吗?这是我的身份应该要有的东西!」轻的回答真的让水川老师吓了一跳,但也不意外,因为在这么长的时间下,上原轻早已经将之前高贵的教授身份给淡忘了!真正的接受了自己生为家畜的身份。
  「你相信水川老师所说的话吗?」电梯里,山本先生对着麻美小姐问着。
  「不是很相信!」麻美小姐回答。

  「看来这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主人啊!」山本先生说着。

  「是啊!」麻美小姐回答时,眼睛看着电子显示器上的十楼。

  「想当我的宠物吗?像刚刚那样!」山本先生问着,左手还摸着麻美的屁股。
  「讨厌!人家一直都只是你的宠物啊!你就是我的主人啊!」麻美小姐说着。
  「那就好……那今晚就……」山本先生说完……电梯门已经来到一楼的大厅。
             五、家畜的园游会

  锁在架子上的上原彩被松了下来,但脖子上锁的铁制项圈仍然戴着,项圈上的绳子被握在主人木村医师的手上。

  「走吧……带你出去走走!」木村医师说着。

  「是的,主人!」但彩的直觉并没有让她站起来行走,而是用四肢着地的方式在地上爬着,就像真的狗一样。

  「哈哈哈……不愧是高学历的教授啊!简直是当狗的料……让你当女人真是可惜,你下辈子应该当一只真正的母狗啊……让所有的公狗上你才对」木村医师说着。

  彩被带到了门口,外面正是晴朗的好天气……已经好久没有出门的彩被刺眼的太阳光照的睁不开眼睛。彩一路爬出了大门……向着附近的公园前进,一路上有不少的路人对着彩指指点点,但对于一个早已经是残花败柳的彩来说,这样的羞辱已经习惯了!

  「咦?这不是木村医师吗?出来溜狗啊?」说话的是住在附近三十岁的家庭主妇草加太太。

  「是啊!公园有家畜的园游会我带我们家的狗狗到公园走走啊!」

  「哦……你们家的狗养的还不错哦……可以让我摸摸吗?」草加太太继续说着。

  「当然啊……请吧!」木村医师答应了草加太太草加太太蹲了下来……摸了摸彩的双乳与乳头,又摸了一下彩的肛门与阴户。

  「照顾的不错哦……比起我们家的那只啊……好的太多了!咦?她不是国内有名的上原家的千金吗?」草加太太好像认了出来。

  「是啊!但现在是我们家的狗……咦?你们家也有养吗?」木村医师问着。
  「是啊……就是我自己的女儿啦!她就当不惯人的生活……几个月前自己要求要当家里的家畜啊!」草加太太说着。

  「有人自愿当家畜女?」彩心中暗自想着。

  「哦……那真是太好了!这年头愿意放弃人的身份当家畜的女孩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木村医师继续说着。

  「对啊!我也不了解现在的女孩在想些什么啊!也许有一天我也会考虑看看当看看狗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哦……」草加太太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

  「真的吗?那我就来当你的饲主喽……草加太太」木村医师也笑了出来就这两人还在聊天时……

  住在后方高级公寓来自中国上海的林先生也牵了只家畜来到旁边也要加入聊天……

  「你好啊!林先生,你也带你们的家畜来逛逛啊?」草加太太说着。

  「是啊……天气不错,就想说带着我们家里这只来走走吧!」林先生回答着。
  「哦……这只也是政府配给的家畜吗?」木村医师问着。

  「不,你没有认出来吗?这是我的女儿如惠啊!她跟草加太太的女儿是高中同学她们就相约一起去登记放弃人身份转变为家畜的啊?!」林先生回答。
  「这是如惠小姐?」草加太太简直看不出来,眼前的这只家畜……皮肤光滑,漂亮的长发被绑成包头盘在后脑,屁股的肛门还插着狗尾巴,不同的是如惠穿了鼻环,而林先生牵的绳子就是绑在鼻环上的!而四肢更是用绷带绑住手掌与脚掌,让手脚掌都失去功能,而成为真正的母狗。草加太太也已经认不出来她就是之前穿着高中制服,现如今已经是家畜的如惠。

  如惠爬了过来……像一只真母狗一样闻一闻彩的味道后,便爬到肛门附近用舌头舔了舔彩的肛门与阴户,然后还到旁边的电线杆上张开了双脚在旁边尿尿。
  十足的家畜,更令人震撼的是如惠是自愿成为家畜的。

  「如惠真的是太乖巧了!竟然愿意成为家畜,这年头这样的女孩可是越来越多喽!」木村医师说着几句闲聊后,继续往公园走去,不对!是爬去才对……公园里人潮如织……到处都挤满了人……但人人都牵着自己的家畜。帐篷里还有许多的家畜接受每个人的观看。

  眼前这位是大学的校长,四十五岁的长盘女士,她的家畜却是几个月前另一所大学的校长,前某大学校长因为收受回扣,遭到判刑成为家畜,几经转手后来到长盘女士的手中,实在想不到,这两个女人一年前还在世界大学会议中一起开过会……如今其中一个却沦为另一人的家畜,人生真的充满了许多转变。

  而社会制度的转变与道德的转换,让许多年轻女孩宁愿放弃高贵的人权而成为低贱的家畜,这就是这个世代女孩的想法。例如刚刚林先生的女儿,原本是学校的高材生,甚至是打算跳级到大学而成为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学生,但却也体认到自己在家中的重要性而选择成为自己父母的家畜,为自己的父母来服侍,以尽孝道。

  而成为家畜后,就连自己的父亲甚至是母亲都可以任意的对自己的女儿性交甚至买卖自己的女儿给别的饲主。所以一旦是家中的女儿提出愿意成为家畜后,父亲大都会站在赞成的一方。而处于被动、反对一方的母亲也会被自己的女儿所打动来答应。

  「好久不见啊……木村医师」打招呼的是医院里的护士长吉川小姐,当然了!她也牵着一只家畜,而家畜看起来却十分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

  「这只母畜怎么好像在那里见过?」木村医师好奇的问着。

  「木村医师您怎么忘了……她就是去年在医院里一时大意未能遵守医院的规定而被法办的角川护士,而下场就是被判为家畜并回到自己工作的医院来为护士长来当家畜,有时还得在大厅接受每个人的性交要求,为的是为自己赎罪与服务。」这一点是当初自愿考上护士学校的角川所意想不到的。

  而这场园游会中也不只是女儿自愿成为家畜而已,也有母女档一起成为家畜的……

  而饲主就是自己的儿子或是丈夫,也有母亲是家畜或是奴隶而女儿是饲主的,这些年由于观念的改变让这些现象不断在社会中上演着。像是母女档的木下智子与曾经是她的母亲现在是她的家畜的真理,母亲全身赤裸的被女儿牵着上街到处去,而喜欢的人甚至可以在大街上就与真理性交了!而且在女儿面前。不过大部分的都还是女儿自愿成为家畜的居多,当然这里面不包括被判刑的,如上原家一样。

  几个年轻女孩穿着时髦,高跟鞋与短裙,低胸的衣服展示出年轻女孩的好身材,而她们正乐烈的讨论著,而一旁的彩也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

  「这个……要怎么当家畜啊?」A女问着。

  「其实很简单……只要您经过父母亲同意便可在区公所或是本摊位直接办理登记转换身份哦。」说话的是此地区公所的服务小姐玲美小姐。

  「哦……这样子很方便嘛!那如果我转换了身份后要先做那些动作呢?」换成B女问。

  「哦……这也很简单啊,如果在区公所办理完成的话会有人直接带您到区公所的家畜中心,里面有家畜专用的铁笼,您必须先在里面待一小时,做完抽血检查与配戴脚镣等装备,待到您的父母亲来到区公所办理承认家畜的手续后,您的身份就将成为家畜了,而那个时候您就必须放弃人权与站立走路的权利,要像旁边的家畜一样用爬行的方式回家了!」玲美小姐继续回答着。

  「那如果是在这办理呢?」C女接着刚刚的问题继续问下去。

  「如果在这里的话,将会缩短许多的等带时间哦!办理登记后,也是一样的抽血检查,然后就可以直接转换身份,不同的是您将马上成为家畜,必须即刻转换身份!不必等到父母亲来到现场。」玲美小姐回答着。

  「有人……在这里直接办理的吗?」A女又问着。

  「当然有啊!一小时前就有个女孩直接办理转换身份……转换后在十分钟内马上就是家畜了!而她所登记的饲主就是自己的姐姐!她的姐姐知道后还很高兴的到现场牵了自己的家畜回家去呢!」玲美小姐回答着。

  「那我可以现在办吗?」A女问完后,旁边的两个女生都看互看了一下。
  「当然可以啊……请坐吧!」玲美小姐客气的请A女坐下……准备填登记表。
  「性氏?」

  「大冢。」A女回答。

  「名字?」

  「津和子。」A女继续回答。

  「现在工作?」

  「外商公司业务课课长。」A女回答。

  「哦……很符合家畜的要点哦……就是位阶越高的女性越适合哦!」玲美小姐说着。

  「是的……」

  「饲主为您的……父亲?母亲?朋友?请说出她们的性名。」玲美小姐继续问着。

  「嗯……可以是朋友或是家人吗?」A女问着。

  「当然可以啊!任何人都嘛可以!」玲美小姐说着。

  「那………我弟弟好了!」大冢小姐终于决定了她的饲主。

  「好的……请告诉我们他的电话……我们必须通知他来带您回去。」

  「好的……他的电话是……XXXXXXXXX」大冢说着。

  「那您是要先签定五年约还是二十年约还是终身约呢?大部分都是先建议签定五年月哦……因为怕家畜适应不过来!所以都会建议先签短期的!」玲美小姐说着。

  「那……二十年约吧!我愿意的。」大冢小姐说着。

  「好……那麻烦您在做表格的做下方两个与第二张的第一格签名就可以了!」玲美小姐将文件交给了大冢小姐。

  「嗯……好的!」大冢小姐看了看表格的位置后便马上签名了!

  「恭喜您了……身份已经转换完成了!请大冢小姐您将衣服都给脱下来吧!家畜是没有资格穿衣服的哦!」玲美小姐说着……但是已经成为命令了,对大冢来说。

  「啊!是的!」大冢说完便当着很多人的面前包括自己的朋友前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与内衣裤等等衣物!

  「来这是区公所配给的装备!让我替你戴上吧!」玲美小姐拿出的不锈钢的项圈与脚镣喀喳两声便锁上了……大冢在朋友与很多人面前完成了转换为家畜的手续而成为性畜(家畜)

  「请问成为家畜后还拥有人权吗?」刚刚的C女问着。

  「当然没有啊!」玲美小姐回答着。

  「大冢课长,这可是您自己选择的……像你这样的贱女人,现在的身份只是家畜!哈哈哈……」C女说完便往大冢的阴户摸去……还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入了肛门,而这样的动作马上让大冢娇喘连连。

  「啊……是的……我是低贱的母狗请这位高贵的女士处罚我吧!」大冢说着不到几分钟后,大冢的弟弟,不!应该是饲主才对……赶到了现场将家畜给带了回去。

  人潮散了一点后,刚刚的女孩中B女又绕回了摊子前……

  「小姐,我有些问题可以请教一下吗?」B女问着。

  「当然可以啊……请问吧!」玲美小姐一贯的有礼貌与笑容来迎接。

  「刚好登记为家畜饲主的登记您是不是还漏了一个选项!?」B女问着。
  「漏了一个选项?难道还有其他人可以吗?」彩的心中有着疑问……

  「这位小姐我懂您的意思但这个选项比较不会建议您来选啦!因为将会很辛苦!」玲美小姐问着。

  「这个不是问题……」B女回答着。

  「真的吗?会选择成为公共家畜的女孩比较少……您……真的确定要登记吗?」玲美小姐问着。

  「嗯……是的!我愿意在任何的公共场合来实行家畜身份。」B女回答着。
  「那我得先宣读其中几条条文让您口头答应后才能进行文件的签名哦!」玲美小姐说着。

  「嗯!请说吧!」B女回答着。

  「您愿意放弃隐私、贞操、人权而在各个公共场所实行家畜的工作吗?」玲美小姐问着,语气沉重。

  「是的……我愿意」B女回答着。

  「那您的饲养权将会交到区公所这边您愿意吗?」玲美小姐问着。

  「是的!我愿意。」B女回答着。

  「好的!那请先签名就可以完成了!」玲美小姐问着。

  「不用登记性名吗?」B女问着。

  「不……当登记为公共家畜时,是没有姓名的!也就是成为真正的母狗。」玲美小姐。

  「请签名吧!」玲美小姐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浅蓝色的文件很明显与刚刚的文件不一样。

  「是的!」B女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最后一次签下自己的名字。

  「好的那就完成了……」玲美小姐拿出了跟刚刚一样的家畜装备帮B女戴上,当然B女已经是全身赤裸的了!

  「您第一个服务的地点就在您原本的公司的男厕里,为期是十年,您满幸运的哦……十年后才会更换地点哦!」玲美小姐说着。

  「我们公司的男厕?」B女问着。

  「是的!您将被锁在您们公司的男厕小便池旁,为男同事担任人肉厕所的工作哦!」玲美小姐说着。

  「是的!身为家畜实在太荣幸了!」一旁的区公所工作人员牵了B女往公司的方向走去……当然「走」去指的是工作人员,B女当然是用爬行的。

  看着远去B女的身影,彩的心里五味杂成的,时代真的不太一样,现代的女孩想法是那么不可思议啊!

  「走吧!去拜访几位老朋友吧!」木村医师拉起了彩脖子项圈上的粗红色狗绳。彩被拉着离开公园往另一个住宅区走去。

  彩与木村医师来到一处满高级的住宅前,门前的门牌上写的是「池田」。
  木村医师按了按电铃,等待里面的人出来开门。

  「唉呦!木村医师,是什么风把您吹来的?」出来开门的是一位年约四十出头的少妇,她的穿着真的让人眼睛一亮,一派优雅展现出气质,粉红色的长裙搭配一双居家的拖鞋,虽然优闲但仍有高贵。

  「公园那边有家畜的活动,我就带着我们家这只去公园走走。」木村医师拉了拉狗绳,好像对彩暗示些什么。

  彩爬了过去闻了闻池田太太的拖鞋后,便舔了舔池田太太的鞋子。

  「池田太太,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看看您女儿「适应」的如何啊?」木村医师说「哦!我也满意外的,本来该是音乐学院的预备老师的,没想到却自愿要走这条路」池田太太摇着头说着。

  「哦!那适应的还不错喽?」木村太太继续问着。

  「哦……你瞧我,光让您站在门口,快进来吧!进来看不就知道美美适应的如何了啊!」池田太太拉起木村医师的手往玄关走去,彩也跟着爬了进去。
  进入玄关后,挑高的天花板让玄关看起来很气派,而地板也是用高级的桧木所做的。

  「自从美美去登记转换身份之后,现在整天都在替家里服务啊!因为她已经不是我的女儿了,所以我就让她替我老公来服务。」池田太太说的一派轻松。
  「哦……服务吗?」木村医师满脸疑问,但其实心中已经有谱。

  「就是口交啦!我老公的巨屌有时候就交给美美去服务了!我女儿可喜欢着呢!」池田太太继续说着。

  「美美啊……快出来见见客人!」池田太太往厕所那边喊去。

  「是的,主人!」厕所里传来稚嫩的声音厕所那边爬出了一个身影,是美美,头发被盘成包头,脖子上的红色项圈与完美的乳房随着美美在地上爬行而晃动着。下半身的阴毛也不见了!

  「美美,马桶都舔干净了吗?」池田太太问美美。

  「主人,都舔干净了。」美美回答着。

  「快……见过木村医师与她们家的狗狗。」池田太太继续说着美美爬了过来,先是舔了舔木村医师的脚后在脚上亲了一下然后就爬了过来在彩的四周闻了闻后亲了一下彩的屁眼。

  「你不是想知道美美适应的如何吗?」池田太太说着。

  「是啊……看起来还不错啊!」木村医师说着。

  「这样怎么会准呢?美美过来……」池田太太命令着。说完池田太太撩起了长裙。

  「我刚刚上完了厕所,把那里舔干净吧!」池田太太刚刚对着自己的女儿也是家畜的美美下达了舔自己阴户的命令,这对彩来说是闻所未闻的……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看起来你们家美美似乎适应的不错啊!恭喜你了池田太太。」木村医师起身向池田鞠了躬,意思是要离去。

  「木村医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池田太太也起身。

  「是啊,看到你们家美美适应的这么好,我想我也要离去了才对。」木村医师欲言又止。

  「其实你刚刚看到我们家变成这样,这是很正常的,美美也很能转变心情来适应,当她看到她的房间都被清掉,自己只能睡在储藏室的狗屋里时,她只有哭了五分钟,接下来就很平静了。」池田太太说完还摸了摸美美的头。

  「是啊,其实心态上的转变才是重点。」木村医师回答。

  「那像我那个姐姐,也就是美美的阿姨啊。」池田太太说。

  「哦……是那位担任高校教师的那位金田小姐吗?」木村医师问着。

  「对啊,上次你们还见过一次面嘛!后来她成了她女儿的家畜,现在还被她女儿牵着到处让人家干呢!而且我们家的厕所平均每一个月都会让我姐姐来清理呢!说到这里就有件好玩的事,我上次尿在我姐姐的嘴里时,她还说喝到妹妹的圣水让她兴奋的不得了呢!」池田太太简直是滔滔不绝的要继续说下去。

  「是啊是啊……」木村医师也附和着十分钟后,彩与木村医师才走出了门口,看到这样的一家人一样是那么的幸福快乐,实在让木村医师羡慕不已,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死在非洲,从此天人永隔这就让木村医师很难过。

  一路上要回家的路上又经过了刚刚的公园,彩发现那个登记转换身份的摊位竟然已经排了大批的年轻女孩正在准备登记,放弃自己「人」的身份选择成为低贱的家畜,这一点是上原彩在被判刑之前所完全不知道的「平民生活」。事实上,在上原家未遭灾时,上原家一直是处于「贵族」式的家族生活方式,而一般民众的生活,这一点上原家是一点也不了解的,如今,身为家畜的上原彩已经了解透彻。

  彩不禁想到在自己高中二年级的那一年,就已经有印象,家畜委员会的人到学校宣传成为家畜的好处,当时班上的同学已经有不少已经去办理而离开学校展开新生活,但自己却朝着法学院这条路来走,只是没想到绕了一大圈还是到了原点。在美国的留学期间甚至还听到了高中时的导师也成为了家畜,被饲养在自己之前任教的学校里,供学校的学生前去使用,而像这样的消息却也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圈中。

  六、家畜清洁队木村医师牵着彩继续往下一个朋友家去,但来到的却是市中心的一栋商业大楼前,一路上路人的指指点点已经让彩羞愧的不行了!而现在还要进入这栋商业大楼里。

  电梯来到30楼的地方,这是一间跨国的商业集团,从二十到三十五楼都是这间公司的,当然位于三十楼的地方大都是高阶的主管了!

  一到三十楼映入眼帘的是高达千坪的宽敞办公室,一路望去约有上百名上班族正在办公,有男有女,男人个个都是西装领带,女人也都是高级的套装,对于已经很久没有穿衣服的彩来说,衣服在身上的感觉早已经忘记,更不用说是高级套装了!

  木村医师牵着彩继续往里面走去,一路上穿过很多人的办公桌,当然满上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了。到了最后方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前,门上面挂着一块「总经理室」,木村医师连敲门都没有就直接开门进去。

  「咦?是木村医师?」办公室里的是一位貌美有气质的女子,也是总经理的高岛小姐起身相迎。

  「高岛总经理,我们上次讨论的事,妳考虑的怎样?」木村医师开门见山的问着。

  「你?为什么不用尊称的……「您」呢?」彩心中有着疑问也担心着。
  「木村医师,我已经考虑过了!我答应了!」高岛总经理。

  「那真是太好了!那就请你公怖给同事知道吧!然后你就可以离开了!」木村医师说着。

  「这……需要这么急吗?」高岛问着。

  「既然已经决定了,现在或是下星期不是一样?」木村医师说着。

  「嗯……好吧!我这就出去公怖!」

  高岛小姐走出办公室,用着很大得声音请办公室里的人安静下来。

  「各位……请安静!」用着扩音器喊话的是高岛小姐的秘书李小姐,因为高岛贵为总经理,在公司里是二人之下千人之上,大家对高岛总经理都是又爱又怕的!一旦高层有什么重大宣布都会用公司里的内部网路公告……而一旦是相当重大的人事宣布时,就会用扩音器来说明。

  一下子近千坪的办公室马上鸦雀无声,大家都感到有不一样的事情要发生了。
  高岛小姐拿起扩音器开始宣布:「各位同事,我是总经理高岛!」

  「今天我将辞去总经理一职……」

  底下马上引起讨论,但马上就被打断,「是的!我将离开这间公司了!但我不是换工作,而是换身份。」

  这个时候木村医师牵着彩走出办公室。

  「我将……成为如这位女士所牵的女畜一样,成为一只母畜、家畜,我将会放弃人权,谢谢。」

  「高岛小姐,请您在这里将身上不属于家畜的东西都拿下来吧!」木村医师说。

  「是……」高岛小姐脱下了高级套装与内衣,此时的高岛已经在平时办公的同事前赤裸自己的身体。漂亮的双乳就这样挺在胸前,整齐的阴毛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个请你戴上后,用家畜的方式来行走,家畜身份的母犬是禁止用双脚站立走路的!」

  「是的!」高岛小姐戴上了铁制的项圈。

  「请趴下!」

  「是!」

  「现在高岛小姐已经放弃人权,她现在不再是你们的总经理了!」木村医师大声说着。所有的男性职都走了过来,正准备要来一场以下犯上的游戏,平时高高在上的总经理现在成了比母狗还要低贱的家畜,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够放过呢?而女性职员也没有放过机会,刚刚还在旁边服侍的秘书也走了过来,脱下了她的底裤与卫生棉,卫生棉上还带有经血,可以说是非常的恶心,秘书就这样塞进了高岛的嘴巴里。

  「高岛小姐,不要怪我哦!现在你只是母狗!」秘书说完笑着。

  看着高岛小姐和自己一样被木村医师牵着走出这间办公室,一路往市公所前去,准备办理身份转变的手续。一路上引来不少路人的眼光,而高岛小姐却似乎不怎么在呼,反而很兴奋的样子,连身体都不断的在发抖着,她的私密处也不断的流出淫荡的淫水,让一路上许多的男人垂涎三尺,恨不得一口将高岛给吞下去,尤其高岛的高学历所带来的高贵、气质是旁边的彩所无法比的上的,因为彩已经适应这样的生活了!早就已经是家畜了!这一点也是彩所不能比拟的。

  一人两狗的走入了市公所,站在前方的招待小姐马上过来亲切的问候。
  「这为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您服务的吗?」小姐亲切的问着。
  「哦……我右边这的女的要办理放弃人权身份的手续。」木村医师说着。
  「好的……请这边请。」

  「好的,谢谢!」

  小姐带着木村、彩与高岛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里面是一位民事课课长吉田小姐。

  「请问是要办理转换身份吗?」吉田小姐问着。

  「是的!请问有什么好的方案吗?」木村小姐问着。

  「嗯!我们这边有的新的方案,是有关于「清洁家畜小组」的方案哦!」吉田小姐问着。

  「清洁家畜小组?」

  「是的!办理转换身份后,将进入这个小组,每天的工作是由我们的一位组长带着三到五只家畜,挨家挨户的为住户清洁排泄物,当做人工厕所!」

  「哦……很辛苦哦……高岛小姐……你愿意吗?」木村回头看了一眼高岛。
  「哦……是很辛苦没错!但是很有意义的!像我妹妹与我母亲就已经办理成为家畜清洁小组了!这一点让我这个民事课的课长觉得很光荣呢!让我添了不少面子。」吉田小姐继续说着。

  「是的!我愿意!」高岛小姐说着。

  「那请问高岛小姐,嗯!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小姐的称呼来叫您了!请问高岛小姐,您之前的工作是什么呢?」吉田小姐边问边敲着键盘。

  「嗯……XX公司的总经理!」高岛回答。

  「嗯,职位很高,很适合当家畜哦!」吉田小姐敲打键盘的速度更快了!
  「嗯!」高岛脸红的回答着。

  「请问你有儿子或是女儿吗?」吉田小姐继续问着。

  「有一个女儿!」高岛回答。

  「嗯……在念书吗?」吉田小姐问着。

  「不!半年前成为家畜了!」高岛小姐回答。

  「哦……母女档哦!真是令人羡慕啊!」吉田小姐满脸欣喜的说着。

  「好的!请跟着我们的服务小姐到后面抽血检查后,就可以进入家畜清洁队了哦!」吉田小姐继续说着后面走来一位穿着套装的小姐接过木村医师手上的狗绳,把高岛小姐牵走。

  「哦……请高岛小姐的朋友可以自行离开了!现在就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吉田小姐说着彩再度被牵着往打门走去,看着被牵走的高岛,彩心中有着无限感觉,但却带了一点点的羡慕,这一点羡慕的心慢慢在自己的脑海里慢慢的扩大。
              七、女囚家畜

  「女囚家畜是个全新的方案,适用于年收入超过一亿日元之女性,地位越是崇高越是适合!」电视上正传来谈话性节目正在讨论这项全新流行的趋势。
  作完家事后,上原轻正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主人水川小姐。轻很惊讶这个世界已经变的如此的荒谬,女孩们正疯狂的放弃自己生为人的权利去成为家畜,这一点是上原轻仍然不能了解的。

  「成为女囚家畜后会有怎样的生活呢?可以请陈监察人(女囚家畜事务部主任)说明一下吗?让想加入的女孩能够更了解这个方案。」主持人问着。

  「嗯!这是我的荣幸!女孩首先都会被送往已经花十年打造的监狱。」
  「十年打造的监狱?」主持人再问。

  「是的!里面有各种的牢房,供女囚们监禁,还有一座矿山让女囚们可以日夜的工作,这张照片就是女囚工作的工作服与装备,可以请导播特写一下吗?」说完镜头马上对着这张照片特写而照片里有个女孩约二十几岁,几乎是一丝不挂,但全身又是铁制的项圈与脚镣手铐,而头发是乱七八糟的!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哇!看起来真的很棒哦!如果您很有钱,家中有骄生贯养的千金欢迎送到这里哦!一定可以让令千金改头换面的。」主持人对着镜头说着上原轻关掉了电视,继续等着水川小姐的归来。

  而在市中心的另一端,若大的豪宅里一名女子舒服的躺在贵妃椅上也看着同样谈话性节目,而节目正播着女囚家畜的话题。她正是上原轻在法学院时的学妹青木雅纪,而雅纪是拥有几千亿身家的千金小姐,从小就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宝贝的不得了,更别谈吃任何苦了!法学院时期,她的父亲为了能够让她好好念书就在学院附近买下几千万的豪宅,让宝贝女儿能够住的安心。平时的雅纪更是千万名车代步,生活过的是极为奢侈,现在!在雅纪的心中了不一样的想法,这个想法将会让雅纪脱胎换骨,完全成长。

  雅纪亲自打了通电话(平时都是管家帮她联络所有的人),透过管道查到了女囚家畜委员会的电话然后还得到了住址。

  「管家,备车!」雅纪拿起另一支电话说着。

  「是的小姐……」管家藤森先生立刻帮雅纪小姐准备好下午三点整,一台价值千万的跑车停在市中心一栋高五十层的建筑物前,雅纪打开车门走下车进入这栋建筑物内。

  「三十五楼!谢谢!」雅纪对着电梯小姐说。

  「是……电梯上楼!」亲切的电梯小姐按了三十五的按键,但还是偷偷的喵着雅纪,因为她知道会到三十五楼的女孩都是干什么的!

  「电梯到了……请慢走!」电梯小姐亲切的鞠躬后便退入电梯内。

  映入雅纪眼帘的是斗大的标志与宽阔气派的大厅,而柜台小姐后面写的是「家畜委员会」。

  「青木小姐,这边请!」柜台小姐不敢怠慢的引着雅纪到会客室中。

  宽敞的会客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但马上进来一位穿着高级套装的女人。
  「青木小姐!欢迎您!我是委员会的特别行政,敝姓田中。」

  双方短暂的打过招呼后,开始开门见山的说了!

  「青木小姐,有什么需要我来服务的吗?」田中小姐问着。

  「有!我想成为女囚家畜,麻烦你替我办理!」直来直往的雅纪也不拐弯抹角的就回答了!

  「这个………请问您父亲同意吗?」田中小姐问着,但看的出来眼神有点兴奋但又谨慎。

  「我已经满二十五岁了!在法律上我是可以自主的!这一点不需要我父亲的同意!」雅纪此时略带强硬的用词让田中有点快招架不住。

  「是……那我马上替您办理」田中小姐起身到后方的柜子中拿出了一份文件与照片本。

  「请问青木小姐,由于您是自愿的!所以您可以选择日期的长短。」田中小姐问着。

  「好……有多长呢?」雅纪问着。

  「有初等入门一个月、六个月、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终身刑。」田中小姐回答着。

  「先一个月好了!如果好玩的话就继续签下去可以吗?」雅纪小姐问着。
  「当然可以了!当然我还可以帮您安排如果您忍不住的话还可以提前退出回家哦!」田中小姐回答。

  「嗯…好的!谢谢你!」雅纪回答。

  「请问您想要转变的身份是轻刑家畜呢?还是中刑、重刑家畜、死刑家畜?」田中小姐继续的问着。

  「嗯……有差别吗?」雅纪问着。

  「轻刑的话,就是服一般劳役,中刑的话当然是再加重一点吧!重刑的话将会非常辛苦,至于死刑,虽然不会真的判死刑,但将会接受跟死刑犯一样的待遇,例如24小时重镣处置,不定时鞭打、充作内部的人肉厕所、等等……」田中小姐越说越起劲。

  「那不用考虑了!就死刑家畜好了!要体验就逼真一点!」雅纪坚决的样子。
  「那请问什么时候开始?」田中小姐问。

  「现在!」雅纪回答。

  「这……好的!我马上为您办理」田中小姐接着起身离开接下来漫长二十分钟的等待让雅纪体内开始兴奋起来!

  「青木小姐,已经办理好了!您马上可以进入女囚家畜的监狱中了!这是您的装备,让我来替您服务吧!」田中小姐帮雅纪脱下了外衣与内衣等等衣物,让雅纪生平第一次在陌生女子前赤裸身体。

  「这是特制的重镣项圈,到您出狱前都不可以拿下来的!」套上了雅纪的脖子后,项圈上的锁立刻被锁上。

  「这也是特制的脚镣与手铐……由于您服的是死刑家畜的刑,所以这些东西到您出狱前都不会拿下来的!但我自己亲自送了一样贴心的礼物给您!」田中小姐说着。

  「哦……什么贴心的礼物?」雅纪回答。

  「这双高跟鞋!」田中小姐拿出了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这有什么不同吗?」雅纪小姐有点不以为然。

  「这是一双穿上后就得上锁的鞋子!您想想穿着高跟鞋在里面做苦劳役,那想必更加的刺激吧!」田中小姐继续说着。

  「嗯嗯……对对!多谢田中小姐啦!」雅纪回答着。

  「接下来由我们的服务人员带领您进入家畜监狱中」田中小姐起身叫了外面的小姐进来。

  一位年轻的小姐进入会客室中,拉起了雅纪脖子上项圈的铁链,往电梯走去。电梯门打开了!当然电梯小姐还是刚刚那位,她还是一样的亲切。

  「地下三……谢谢!」服务小姐对电梯小姐说着。

  「是的……电梯下楼!」电梯小姐回答后这次大方的转过身来从头到脚的打量着雅纪身上的装备。

  「是死刑家畜吗?」电梯小姐问着。

  「是的……」服务小姐回答着。

  到了地下三楼后,雅纪被带上了眼罩,准备进入不一样的世界里。

           八、千金雅纪的女囚家畜生活

  雅纪的眼罩被拿下后,映入眼帘的是她这辈子完全没有看过的景象,而她自己全身重镣的被带到自己这一个月要住的单人拘禁房。这是一间不到一坪的笼子,比起之前自己房间那四五十坪简直是天差地远。

  「请你一定要记住,妳的身份不再是千金小姐了!你现在只是比妓女、奴隶更加低贱的女囚家畜,接下来这一个月将会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月。」狱使山田小姐说着。

  「是……」一向高傲的雅纪也收起自己高傲的态度。

  「新进的女犯,都要先在人肉厕所里服务五天,快跟我来吧!」山田拉着雅纪脖子上项圈的铁链。忽然一鞭子甩在雅纪的背后,马上皮开肉绽。

  「啊……好痛!」雅纪已经痛到哭了出来,但双脚仍然被往前拉着走雅纪来到一间房间里,房间里有个位置很高的马桶,而且很脏,而马桶下有个空间,雅纪的头被拉到马桶下,旁边的皮带固定了雅纪的头部,颈部的项圈也被锁在地上,这样子雅纪想跑也不掉了!双脚、双手也被锁上!

  房间里传来很多女人的声音,原来是外出服劳苦役的女犯们被送了回来,门被打开,很多人开始排队准备上厕所!

  「哦……有新人吗?我们得好好招待她哦!」女囚A说。

  「是啊是啊!」女囚B说。

  「各位女囚,这位新来的姐妹可是集团的千金,你们不要让她失望了!」
  「不……不要……好脏!」雅纪大叫黄金色的尿液不断的从上落下泼在雅纪的脸上,尿骚味不断的传来,下一位更是拉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