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淫蕩人妻  »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09)作者:QM12
【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09)作者:QM1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6071


               (九)心锁

  看着在我怀里哭泣的秦语,心中有愤怒、有不解、有愧疚,但我知道,还没到爆发的时候,我不想失去她。

  刘克和梓娜也请了个假,从J 市回了家。第二天中午,刘克邀请我和秦语去他家作客,一顿便饭之后,我们起身要走,「钱哥、语姐,不再坐坐了?」梓娜挽留我们道。

  「哎呀,不了不了,我们得走了。」秦语似乎很警觉,当场拒绝了。

  但是,我隐约觉得其中必有隐情,于是拉住了秦语:「语姐,别着急走嘛!回了学校哪有这样的机会啊,是不是?」秦语见我坚持,也不得不同意了。
  「哎,这就对了。来来来,喝杯饮料。」梓娜又递给秦语一杯饮料,秦语看看她,喝了几小口,就把杯子放在了一边。

  偷偷的,我看见梓娜嘴角的坏笑,心里隐隐地不安。不过这次,梓娜没有再给秦语下什么春药,只是很普通的安眠药。

  我们聊了一会,秦语说自己有些头晕,于是梓娜就带着她去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其实,这是我的导演作品。我想问问这两个人到底心里怎么想的,又不想让秦语在旁边,于是就来了这么一出。

  钱:「刘克、吴梓娜,你们说清楚,到底对秦语做了什么?」

  吴:「钱哥别生气,我把事情再和你说一遍,不是你想的那样啦!」

  钱:「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们还是先说出来的好。」

  刘:「好了好了。钱明,有啥你问。」

  钱:「我就这一个问题,你们到底想让秦语怎样?」

  吴:「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我们帮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倒好,好心当成驴肝肺!」

  钱:「帮忙?到时候语姐她肚子大了,我还得感谢你们喽!」

  刘:「话不能这么说吧……」

  吴:「就是就是,你不能满足你老婆,我们帮帮你,你不得感谢我?」
  钱:「那是我的事,你们这算什么啊?」

  吴:「帮朋友忙喽!」

  钱:「这……这算哪门子帮忙?」

  ……

  一阵毫无徵兆的沉默,梓娜和刘克交换了一下眼神。

  吴:「那天在宾馆我和秦语说的我的事,我知道你在偷听。难道男人爱一个女人就是要完全占有她的肉体吗?爱也只是爱她的肉体吗?」

  刘:「钱明,我觉得吧,男人爱一个女人,应该让她开心才对,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如果这个女人真的爱你,爱的也不应该仅仅是肉体吧?」

  钱:「其实我心里是接受的,只是……」

  刘:「只是什么?」

  钱:「只是还迈不过这道坎。」

  吴:「所以你想怎么样?」

  钱:「我也不知道,我也想让她开心……」

  刘:「算了算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你有这份心,一步一步来吧!」
  ……

  我靠在椅子上,任凭思绪对我进攻,恍惚间,熟悉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钱明,怎么样,秦语她被别的男人,还是你的好哥们,给肏了,她不乾净了,知道吗?」

  「不,我不管这些,我只要和她在一起就够了。」

  「和她在一起?你都满足不了她,她能愿意和你长久?」

  「她……她爱我。」

  「哈哈~~爱你有用吗?等她被男人们围着肏的时候,看她还爱不爱你。」
  「这……这……如果她这样能快乐的话,也值了。」

  「哈哈哈……你等着瞧吧!」

  「钱明!」刘克看我正在出神,叫了我一声,我被吓了一跳。

  「还不爽呢?」

  「你小子好意思吗?白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你小子也不赖啊,梓娜还夸你呢!」

  我无奈地笑了笑,站起身来,准备去里屋看看秦语。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地推开门,结果一个人突然扑在我身上。

  「秦语?你不是……」

  「哼,就你们那几招,不好使了!」秦语骄傲地说。

  「刚才……你都听到了?」梓娜问道。

  秦语肯定地笑了笑,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

  「钱明,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说。」正当我想着怎么救场的时候,秦语一下把我拉进了房间。

  「语姐,刚才……我……」说不上为什么,我倒有些语无伦次了。

  「对不起,亲爱的,那几天,我……」

  我看看她,没说话。

  「你……你怪我吗?」

  这一刻,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亲爱的,你相信我,我爱你,我不会背叛你,以后不会这样了。」

  「可是……」我迟疑了一下:「如果……你又觉得……不够……怎么办?」
  「嗯……」秦语低下了头,她知道她无法回避这个问题:「那……那我一定让你知道。」

  我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松口,否则就会功亏一篑:「我不信。」
  「亲爱的,你看,」秦语指了指自己胸前,那是我送给她的玉坠:「我一直戴着呢!」

  面对眼前这个可爱而又有些淫媚的尤物,我想不出更多的招数了:「语姐,我爱你……」

  秦语看着我,鼻尖有些抽动。她抱住我,把脸凑在我的眼前,我望着她,心里有些温暖。很神奇,没有性的感觉。

  很长时间以后,我们才离开房间,可是,秦语一打开门,便大叫了一声。只见梓娜和刘克都赤裸着,刘克把梓娜压在身下,吻着梓娜。

  一开始,我也是一惊;第二秒,我突然意识到这是让秦语卸下最后一层防线的最佳机会。于是我趁着秦语惊诧的工夫,从背后抱住秦语,在她的脖子上疯狂地舔着、吻着,而我也轻车熟路地把她的裙子褪下。

  秦语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下把我从后背甩开:「钱明,你干什么?」
  「你个小骚货,当然是干你了!」我知道这些下流的语言会刺激秦语,让她分泌更多的荷尔蒙。

  「讨厌,」秦语的气势果然不如刚才:「被他们看光光了啊!」

  「那我们不也看光光他们了?总得有借有还吧!」我继续挑逗着秦语。
  这时候,已经被刘克玩弄得春水泛滥的梓娜突然叫道:「啊……喔……快,快,我要看你们……看你们干……快……快插我!啊啊啊……」

  看着羞红了脸的秦语,我又一次发动了攻击。这次,我直接扯下她的外衣和乳罩,一把抱住她,已经挺立的鸡巴死死地顶在她的小腹上。在我的粗暴下,秦语挣扎了几下,但又像是在往我怀里钻。我乾脆脱下自己的衣服,把涨红了的鸡巴顶在她湿透的阴部。

  「嗯……亲爱的,好讨厌,那么心急……」

  「语姐,我要,我要你……」

  「色老公,真讨厌,不行嘛!」秦语嘴上这么说,双腿却紧紧夹住了我的鸡巴,不停地摩擦着,手也搭在了内裤的腰上。

  我知道,秦语的慾望已经被燃起,我要做的就是再加上一把火。于是,我抱起秦语,坐在了刘克家的躺椅上。我半躺在椅子上,秦语撅着屁股趴在我身上,这样一来,我们就和刘克、梓娜面对着了,只要秦语脱下内裤,美丽的阴部和屁股就会正对着刘克的脸。

  秦语趴在我身上,把我的鸡巴握在手里,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位置:「不行啦,会……会被看到那里嘛!」

  「他妈的,都看过了,还有什么羞涩的?」我故意这样恶狠狠地说,因为我知道这样会加倍秦语的性慾. 「色老公,好讨厌……我……我要惩罚你!」秦语自觉地脱下最后一层遮羞布,还故意撅了撅屁股。我虽然看不见,但刘克插入梓娜而发出的低吼,却被我听得一清二楚。

  看到刘克已然「开战」,我也有些心急,想抱起秦语,可秦语却躲开了,把我摁在椅子上,用舌头舔着我最敏感的龟头下的凹坳处,那种想射但是射不出来的感觉,让我也发出一声声低吼。

  「语……语姐……我……我要干死你!」

  「哼,看你以后还色不色了?!」

  「哦……色,色,我要把你干死,要让全世界的男人把你干死……」

  刘克那边已经渐入高潮,梓娜的淫叫越来越大声,这成了最好的催情药。
  我和秦语此时像一对渴望交配的牲畜,她骑在我身上搔首弄姿,小屄还在别的男人视奸下流淌着爱液;那个醒目的男性生殖器,青筋暴涨,很长时间没有受到女性阴道滋润的它,正渴望着进入女人的身体里大显身手。

  我的兽性也被激发了出来,一把抱起秦语的屁股,她重心不稳,倒在我的身上。我用力抠开她的后庭和小穴,简单的把手指放进小穴里抠了几下,当然,这都是做给刘克看的。

  「亲……亲爱的……插……插我……插我的骚穴……」我只是用手指弄了几下,没想到收到了意外效果。

  我凭着印象,将鸡巴移到了秦语的洞口,用龟头在外面摩擦了几下,然后把龟头没入到那熟悉的洞穴之中。

  「啊……快……全进来……用力……下面……下面好痒……快……」

  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腰部奋力往上一顶,把鸡巴全根插入她的小穴中,发出「咕滋」一声,甚至有些淫水从交合缝隙中喷挤出来。

  「骚货,怎么这么多水?」

  「老……老公,舒服……就……就好……」

  「哪个老公啊?」

  「当……当然是亲爱的。」

  这个时候,我突然停止了抽插。

  「哦……不,不要,不要停,插……插死我……」

  「你说,」我故意放慢节奏:「老公和刘克哪个厉害?」

  「当……当然是老公……厉害,快……插我……」

  听到这话的刘克似乎加快了抽插频率,他身下的梓娜已经高潮两次了。
  「那怎么个厉害法呢?」我继续挑逗着秦语。

  「老公……好大……好舒服,好会插……」

  「那你喜不喜欢老公插呢?」

  「喜……喜欢。老公……快……快插死我,求你了,快……」

  我怕秦语的性慾退去,也由慢到快开始抽插。由于这个姿势的限制,每次退出只能退出一半左右,我乾脆每次都奋力插到底,速度也越来越快。整个房间里此时充满了爱液的酸味,交合撞击的「啪啪」声、女人的淫叫声,此起彼伏。
  「老公……好棒,还……还要,快……啊……好……好舒服!喔……射……射进来……干……干我……啊啊……啊……唔……老公加油……」

  就这么抽插了大概十多分钟,还是多时未加「操练」的我先投了降,将沉寂已久的精液灌进了秦语的花心。

  这次射得异常多,鸡巴用力发射了很多次,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十秒。秦语也在最后一次射精中被送上高潮,喷出的淫水几乎把我的鸡巴冲走,浑浊的混合液体从她的阴部喷出,有一部份甚至喷到了梓娜的身上。而刘克却丝毫没有射精的意思,梓娜却已经高潮了四次,甚至快要晕厥了。

  我的鸡巴慢慢变得软小,从秦语的小穴中滑了出来,我就势把秦语从我的身上抱下来并把她放在躺椅上。此时的她,高潮余韵未退,粉嫩的小穴一张一合,精液和淫水从洞口缓缓流淌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令我没想到的一幕竟发生了:刘克冲了过来,藉着精液的润滑,把他那红热的鸡巴一下捅进了秦语的小穴中。「啊——」秦语也没想到刘克会冷不防的插入,痛苦地淫叫了一声。

  我站在旁边,脸上写满了惊讶。刘克回头看了我一眼,诡异地笑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刘克和秦语的交合之声,我的鸡巴又挺立了起来。

  突然,我身后传来了女人的浪叫,原来,梓娜因为刘克的退出,下身由此感到了空虚。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上前去,抱住梓娜的腿分成「M 」形,对准了洞口,腰部往前一顶,梓娜的阴道内已经是泥泞不堪,所以我很轻松地挺进最深处。梓娜也因为我的插入再一次达到高潮,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彻底晕厥,而是扭动着腰肢配合我的抽插,「啊……啊……钱明,好……好棒,比……比刘克……还厉害……喔……」

  从「啪啪」的撞击声来判断,那边的刘克加快了频率,秦语也是浪叫连天:「啊啊啊……刘……刘克……好棒……喔……射……射进来……干死我……喔喔喔……」

  我听着自己女友在别人的抽插下发出淫叫,心里快感连连,我也开始用一些下流的话语去刺激梓娜。

  「他妈的,你们两个……真是骚,轮番给我们两个干……」

  「梓娜……就是骚货……是……是骚母狗……天生就是给男人插的……」
  秦语听到了我们的对话,也不知对谁叫道:「啊……好舒服……好痒……啊啊……秦语……秦语的屄……就是给……给男人插的……秦语……要……要男人的大鸡巴……插……插死我……要……要好多鸡巴……一起……一起插我……喔喔……」

  听着秦语这些淫荡的话语,我心里有些酸酸的,不过更多的是一种快感,我不禁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钱……钱明……好棒……梓娜……好喜欢……不……不要停……射……射死我……要……要……」

  而在那边厢,秦语已经快要到达高潮的边缘,刘克也有些快支撑不住了。
  「啊……啊啊啊……秦语要……要去了……要去了……快……快射进来……求……求你……快……射给我……要……要到了……啊……嗯……去了……」
  「啊啊啊啊——喔……射……射了……」

  第一次,第一次看到女友被别人送上高潮,而且两人同时爆发的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邪恶的快感。

  看到他们瘫软在一起,我也不甘示弱,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梓娜现在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能发出「啊……嗯……」的声音。不过很快,一股股灼热的液体拍击在我的龟头上,似乎有一只小嘴在从我的鸡巴里抽出了我的精液。这次虽然射得没有刚才多,但是也持续了好几秒钟。

  我慢慢地从梓娜身体里退出,刘克也鸣金收兵。我挽着秦语,看着她微隆的小腹,一个邪恶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轻轻地抚摸着秦语,突然在她的小腹上按了一下,秦语痛苦地呻吟了一声,精液和淫水从小穴处喷出。躺在我们身前的梓娜被喷了一身,不过她却没有说什么,反而无力地抬起手,蘸了一些液体放到自己的嘴里。

  秦语这个时候也清醒了不少:「你们两个色鬼,射这么多,怀孕了到底谁是爹啊?」

  听到秦语的话,我心中一阵窃喜,看来她的心锁已经打开,现在要做的只是继续满足她的肉体。

  「语姐……」梓娜有气无力地说:「你倒是爽了,我可才被射了一次啊!」说着,她爬起身来,转向秦语,她的身子上挂满了刚才喷到的液体。

  「哈哈,那你能怪谁呢?」秦语开玩笑道。

  「都怪你这个小妖精,把男人都给榨乾了你才快活是吧?」

  「哈哈哈……」秦语大笑着,却没意识到梓娜已经接近了她的身体。

  「你个骚货,我倒要看看你那里是什么做的。」刚说完,我清晰地看到梓娜咬了一下秦语的阴蒂。

  「啊啊啊哦——」秦语大叫了一声:「梓娜,你……你……太过份了吧?」
  梓娜没说话,转过身,把自己的阴部对在秦语面前,渗出的爱液和我的精液正在一点点地往外滴出,落在秦语的脸上。接下来,秦语的举动让我大吃一惊:她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把脸凑了上去,从发出的声音可以听出,秦语正在给梓娜舔屄!

  「哦哦……语姐,好会舔啊……」梓娜也毫不示弱,舔舐起秦语的阴部来。
  我们两个大男人看着面前一幕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我们挺立的鸡巴却出卖了我们的心灵。

  那天,我们也没再做爱。梓娜帮助秦语清理完精液之后,由于有些疲累,就回去休息了。我和秦语也就没再逗留,回了家。

  到了家,自然免不了要冲个澡,秦语坚持要和我一起洗,我一想也没什么,就答应了。潺潺的水流退去了我们身上的尘土,也平静了我们的心情。

  秦语勾着我的脖子,默默地看着我:「亲爱的……」

  「怎么了?」

  「我……我……」

  「怎么了?语姐,说出来吧,没事的。」

  「我是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

  听到秦语的话,我并没有太多的其它感情,笑了一笑:「每个人都有慾望,没什么。」

  「可是,我……」

  「语姐,」我打断了她的话:「你爱我吗?」

  秦语有些惊诧,呆呆地点了点头。

  我笑笑:「我也爱你,所以你开心就是我开心。」

  秦语默不作声。我知道,这层窗户纸该到了捅破的时候了。

  「语姐,你知道吗?其实,我很喜欢看你这样。看着你被别的男人肏,被他们射精,看着你那种满足的神情,我也很满足、享受。」

  秦语怔怔地看着我,良久,才嘀咕了一句:「变态……」

  「对,我就是变态。也只有我这种变态、我这种傻子,才会喜欢你,才会爱你……」

  秦语「噗嗤」笑了一声:「人家也很……喜欢这样啦!」

  「还说我是变态,到底谁是变态啊?」

  秦语依旧笑着,不作声。

  「别蒙我了,那次饭店吃饭,你要是纯洁的姑娘,怎么会激凸咧?」我掐了掐她的乳头,她娇喘了几声。

  「讨厌……」她摸了摸洗澡也不肯摘下的那个貔貅玉坠:「亲爱的,放心,我一定不会瞒着你,不过……」

  此时已经心花怒放的我听到这话,更加开心了:「不过什么?」

  「你可不许背着我和别的女生爱爱哦!必须告诉我,我得替你把把关。」
  「你个小贱人,连这个都想到了,还不是变态啊?」

  「哼!哪有你变态啊,你个色魔……」

  我们笑着、抱着。这一次,澡洗得很温暖。我知道,那道心锁真正打开了,而我,更要牢牢锁住她的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