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校園春色  »  【少年的欲望】(05)【作者:lvmvlv】
【少年的欲望】(05)【作者:lvmvlv】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66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龚纯的新玩具

  前面一点闲话,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也有我的喜好偏向和熟悉的东西。对于大家所提的宝贵意见,每一条我都认真看过。但是时间有限,有许多领域是我所不熟悉的,我也没时间去慢慢熟悉,所以没办法把它加入后续的章节中,强行拼凑一点,我自己都看不下去,见谅。

  其实比起写作,这种闲扯我更喜欢,前面一个帖子回复,我谈了自己的一些初始想法,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今天我谈谈另一点,少年的做事特点,一般来说是说得出,做不到,事到临头,胆怯而不自信,但有一种例外情况,那就是一群人互相撺掇,互相刺激,互相壮胆,然后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时冲动,什么都敢去干。

  说一件真事,这件事令我印象深刻,我三个初中同学,成绩中等,不好不坏,平日里一群男生聚在一起,口花花的很正常。那时候我们的英语老师是个漂亮的熟女,是许多人的意淫对象,这三也不例外,但是真见了女老师比兔子都乖。临毕业的时候,可能是觉得自己要走了,有几次聊天,这几人就在那大放厥词,说要找机会把女老师上了,说得有模有样,但是大家谁也没当真,说谁不会说啊,又有几个真去做的?本来也没什么,但后来这三不知怎么凑到一起,细节我不太清楚,结果是把一个女生骗出来轮奸了,据说是把准备用在老师身上的用到同学身上去了。三人的真实想法我不知道,就这个结果给我的感觉,单个人永远停留在嘴上,一伙人聚在一起,就可能付诸实施,但他们终究没敢动女老师,学生这种对老师对长辈的敬畏心理,还是能看出来的。哪怕论起体格力量他们远超老师,也没敢动手,最终发泄到在他们心中更弱小的同学身上。看看大部分青少年犯罪,团伙作案极多,我觉得就在于这种心理,一起才敢上,弱小好欺负。青少年时期,极易受外界影响,许多事情自己本不敢做,受到同伴撺掇,看到同伴做了,脑子一热,自己也去干了,屡见不鲜。

  回到我这,三个男孩,因为家庭环境的因素,他们心智早熟,做事沉稳阴险,但脱不了少年人的范畴,他们会选择好欺负的目标,害怕风险危机,会暗地里下手,会互相攀比,会互相分享自己的好东西。想要下手,会从同伴那里寻求鼓励支持;得手后会向同伴炫耀,分享;迷惘时,会向同伴寻找答案。他们不会和父母老师交流这些私密的东西,而是在自己的小团伙内私下沟通。随着逐渐长大,会发生变化,慢慢走向各自的不同。因此,一开始,他们挑选的目标肯定是风险小,容易搞定的,后面随着一次次得手,而逐渐胆子变大,向比较困难的目标下手。三个人会有相互交集,共享的一部分,但人都有私心,自然也有自己独占的那一份,至于多少,那就看各人了。

  三个男孩,我确实受上面提到的那件事影响。另外,单男主的话,写起来相对单一,一个人的做事风格毕竟是相对固定的,三个人交织在一起,似乎可能性会多一点。既然是三个人,那么各种可能自然都有了。肉戏不擅长,就跟看小电影,我只看剧情片,而且肉戏都是快进的,所以喜好在这,没办法。

  写作这玩意,就是实际加想像的结合,这里的女人,基本上都是我遇见过的,不得不再次感叹学校现在全是女老师啊,情节么?自己猜去吧,哈哈。

  下面是正文。

  第二天清早,我和女老师一起起床,我先出门离去,刘娟瑛迟一些离开。来到学校附近,时间尚早,我一个电话打给龚纯,他表示自己一会来学校找我,电话里,隐约听见旁边有女人的声音。嗯,我也是很八卦的,「好奇者王安」正式上线。十几分钟后,龚纯出现在校门口,我对他招招手,两人一起晃进校园。
  「早上那女人是谁啊?」我开门见山。

  「和你想的一样,楚莲。」楚莲就是那位莲姨。

  「果然,她还算是你远房长辈呢。」这小子难道和我一样也喜欢上了禁忌欢爱了?

  「都不知转了几个弯了,再说,这样不是更有趣吗?」果然英雄所见略同,不对,坏蛋都是一样坏。不过我估计龚纯还没到我这种地步,没关系,有我在呢,他们能好起来就怪了。

  「透露点细节呗。」我一脸八卦。龚纯简略的说了下,能看出还是回味无穷。
  我很快就把事情脑补了个七七八八,啧啧,有钱就是好啊。

  「滕老师好。」滕老师出现在走廊上,亲切的对我笑了笑,看得出老师心情很好。哼哼,很快会让你爽上天的。

  前天龚纯第一次开荤之后,果然如我所料,发现一片新大陆,回去晚上看着他的莲姨是食指大动,然后翻出了一堆小玩意,其中就有迷奸药。我目瞪口呆,我那点药是偶然顺手牵羊来的,你小子从哪来的那么多?原来龚纯大部分时间都混在网上,又有钱,各种违禁的、不违禁的新奇玩意,他都整了一堆。「有钱,什么好东西搞不来,」这是他的原话。我是上网一般般,大部分时间都是混在学校老师、长辈、同学朋友这些个圈子里,张昌则是混迹市井,旁门左道全靠他。
  龚纯当天回去没动,有心无力。莲姨除了做饭,白天也会在这边收拾家里,打扫卫生,每个周末都有半天到一天如此。第二天,莲姨中午来做了午饭,下午开始收拾家里,龚纯在水里下了药,等莲姨收拾完喝水休息时,被迷晕了过去。
  龚纯当即就把女人抱到房间里爽去了,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龚纯刚刚在昏迷不醒的女人身上发泄完,到了晚上才醒过来的女人赤裸着蜷缩在床上哭泣,「你是怎么搞定的?」我颇有几分好奇。

  「简单,钱,我爸妈虽然帮她安定下来,可也没怎么管她,说不定都忘了,让她做保姆还是我的主意。她儿子读的可是最好的初中,就这个开销她都吃不消了。她现在的希望都在儿子身上,我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乖乖听话,要么和儿子一起滚蛋,她自然知道怎么选。」我再次感叹起土豪的玩法就是不一样啊。要是换个人,分分钟进局子去了。

  「你牛,哎,你留她在这过夜,不怕被她儿子知道啊?别一时冲动弄出什么事啊。」

  「哼,我让她给她儿子打了个电话,说来了个朋友今晚不回去了,当时她一边打电话,我一边在后面干她,真刺激啊。」龚纯一脸愉快。我翻了个白眼,真会玩啊。

  「这女人刚开始还不愿意,被我干了一阵子,不知道有多配合,」龚纯笑道,「与其便宜别的男人,还不如让我爽爽,熟女就是爽啊。晚上抱着个女人睡觉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呵呵,你抱个排骨精试试,还是要这种丰腴的熟女啊!」

  「正解。」这定下了我们以后行动的基调。

  「中午去我那儿吧,顺便把张昌喊上。」龚纯发出了邀请,我自然是不会拒绝,张昌,这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女人可不像刘娟瑛有把柄,这么快就一起上,没问题吧?」

  「她有个儿子,居无定所,到处求人也要带着这个儿子,而不是给前夫,眼下除了我,谁能帮她?其实,她除了在我这帮忙,空闲时间都在外面打零工,但那能有几个钱。我找人打听了下,私底下都有人撺掇她去当小姐了。她自然不肯,只是又能撑几天,难怪这些天她都魂不守舍的。不被我们兄弟几个玩,就等着当小姐去吧。」龚纯告诉我,「况且她需要的可不单单是那点钱啊。她儿子凭什么能进重点初中?」最后龚纯悄悄地给我发了个视频,虽然故作平静,但眉眼间仍能看出几分得意,似乎急迫的想将自己的新玩具与人分享,颇有几分成就感。
  「你手机里还有视频啊?尽快处理了,别出岔子。」

  「放心,处理过了,看不到脸,我会小心的。」

  说实话,经历过网络的熏陶,视频这玩意实在是没多大兴趣,给我的感觉还不如小说更能联想呢,当然肯定比不上真实场景了,那才是最高境界啊。

  我们在顶楼,下课连个没人的角落都没有,我索性就直接在课上悄悄打开手机扫了几眼,上面正在上课的数学老师要是知道心目中的好学生上课干这个,恐怕要气死了吧。哼,等哪天把你也变成视频里的女人这样,我满怀恶意的想到,趁着女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书写的功夫,我不露声色的扫了几眼,发现女老师一转身,抬头的男生就变多了。今天穿着T 恤和短裙的女老师很吸睛啊,我有下手的机会吗?

  又低下头扫了两眼视频,其实是分开来拍的三段合并在一起,都只能看见女方。第一段只拍出了女人的上半身,楚莲一丝不挂的仰面躺在床上,人事不省,一只手覆盖在丰满的乳房上,上身有节奏的一起一伏,一眼就能看出正在被人干。
  第二段,屏幕大半都被雪白耀眼的大屁股所占据,一根肉棒在湿漉漉的蜜桃处进进出出,就这么一直到结束,女人似乎还没醒,毫无动静。第三段女人已经醒过来了,坐在那儿,双腿分开,龚纯站在她前面,撑开女人的大腿,卖力的耸动着,女人双手紧紧搂住男人的头,这应该是旁边的DV拍的,不过这场景好熟悉啊,我一回想,草,这不就是龚纯家的餐桌么,真特么会玩。草草看完,表示拍摄水平实在谈不上好,可是联想到真实场景,感觉真不一样啊。下了课,不出所料,田老师又被一群男生围住了,这帮只敢占点眼睛便宜的怂货。不过话说回来,能进重点高中的,除了少部分像张昌那样走后门的,大部分都是学习成绩好的,除了偶尔几条像我和龚纯这样披着羊皮的狼,其他可都真是羊宝宝啊。

  两节课下,龚纯独自一人跑到角落里打了个电话,我能猜到是什么,中午很不错啊。中午放学,小天在拿到龚纯送他的一个新款游戏机后,一蹦一跳的一个人吃饭玩游戏去了。打发了这个灯泡,我们三很快来到龚纯家,张昌一路惊叹不已,对龚纯是羡慕嫉妒恨。一进门,桌上放着几碟菜肴,嗯,量不多啊。现在看到这个餐桌,就会想起刚看的视频,简直不忍直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被开门声惊起,一下站了起来,我们眼前一亮,眼前的美熟女披散着头发,上身是一件黑色深V 的吊带衫,下身是黑色包臀短裙,长筒黑丝裹着笔直丰满的大腿直延伸到大腿根部,脚踩着一双高跟凉鞋,高耸的胸口有明显的两点激凸,没带胸罩啊。
  这跟平时那副长袖长裤,带着围裙的装扮简直天差地别。女人看见三人充满侵略性的目光集中在胸前,瑟缩着双手抱胸,可怜的神情更激起男人的兽欲。龚纯一指我和张昌,「我兄弟,你都见过,也知道他们的身份,你儿子现在不被人欺负可全靠的她们。」女人颤抖着微微点头。张昌呼吸沉重,却一动不动,望向我和龚纯。我一指饭桌,「我要先吃饭,你随意。」龚纯跟着点点头。张昌大步走到女人跟前,拥住不敢反抗的女人,「吃个jb的饭,老子要吃更好吃的,」将女人拉入房间,关上房门,很快,男女二重奏响了起来。我和龚纯坐在桌边边吃边聊,但我发现龚纯还是有几分心不在焉,修炼不够啊。桌上的饭菜顶多一人半的量,我俩很快一扫而空,也只得六成饱,也好,一会还要活动呢。听着房间里诱人的声音,我笑道,「那身衣服你也有,你这到底有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啊?」
  「那是我妈的,她和我妈体型差不多。我妈不知道有多少衣服连开封都没开就扔了,现在家里那一柜子一柜子的衣服,你以为有几件她有机会穿?」龚纯撇撇嘴。

  「有钱人,不解释。好东西记得分我点啊。」我忽然想起来刘娟瑛和楚莲也是差不多的体型啊,都是1 米68左右,身材也是相似,丰乳肥臀,啧啧,那个穿着保守的女人性感起来也很诱人啊。看来下次要给她准备几件像样的衣服了。
  「想要什么,自己拿去。」

  「果然够兄弟,对了,她你是怎么安排的?」早上没来得及细问。

  「保证她和她儿子的生活,吃穿用度自然不会缺她的。我手上的东西也足以保证让她乖乖听话。哦,我还准备特意关照她儿子,我的这位莲姨即使知道我不怀好意,也只能对我感恩戴德。」龚纯似乎颇为满意自己的安排。原来楚莲的儿子现在读初一,可毕竟是从农村来的,基础太差,完全跟不上,龚纯打算给他每一科都来个课外补习,不过他和学校领导老师不是太熟,需要我的帮忙。初中部不在这条街上,但相隔也不远。

  「这没问题,小事一桩,不过该给的钱还是要给的,那笔钱可不少,」我抬头看见龚纯一脸的不屑,「咳咳,知道你土豪,这下子那小子水深火热补习功课,你倒是抱着他妈玩的爽了。」

  「成绩不好就好好学习,他妈自然有我们来好好照顾。」

  这时房间里的声音消沉下去,张昌喘息着打开门走了出来,「呼,真特么爽,卧槽,盘子是狗舔过了,这么干净。」

  「呸,你爽完了是吧?自己啃面包干粮去吧。」

  「不是吧?」现在发觉饿得慌的张昌垂头丧气的找吃的去了,不喜欢零食的龚纯表示只能提供面包饼干。

  我和龚纯对视一眼,一起走进房间,我俩还没一起玩过女人呢,有些事,一起做过就会是不一样的。楚莲仰面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吊带衫被拉到腰间,短裙被高高撩起,黑色的蕾丝小内裤挂在一只脚踝上,平坦的小腹上射满了男人的精液。「内射可以吧?我不喜欢抽出来。」「你想怎么玩都可以。」我抽了几张纸巾替女人简单擦拭一下,爱抚起女人的私处。龚纯站到床头,把女人的脸侧过来,女人会意的张开小嘴,开始吞吐起来,龚纯一边享受,一边伸向女人的乳房,「熟女玩起来就是爽啊。」「那是当然。」

  看着被撩起欲望而身躯微微扭动的女人,摸了摸湿淋淋的下身,我把楚莲的双腿扛在肩上,用力插了进去,「嗯,」女人一声闷哼,随即微微起伏着迎合起来,「真配合啊,」我抱着女人的大腿,感受着丝滑柔顺的丝袜美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中午时间有点紧啊。另一边,龚纯倒吸着凉气,抱住女人的头部,快速抽动着,女人被干的直翻白眼,很快,龚纯一声低吼,阴茎不停地跳动,随即抽了出来,带出丝缕液体,女人的嘴巴明显鼓了起来,龚纯也不强求,拿出几张纸,放到女人嘴边,女人随即将浑浊的精液吐了出来,嘴边残留着乳白色的液体。
  女人明显刚洗过澡,身上都是沐浴乳的香气,我侧着脸颊,磨蹭着女人紧绷的丝袜小脚和小腿,看见龚纯缴械投降,我促狭的向龚纯眨眨眼,龚纯瞪了我一眼,发泄似得拿起肉棒在女人的面颊上轻轻敲打,摩擦。忽然,女人全身抽搐起来,再也压抑不住的大声叫了起来,我感受着小穴嫩肉层层叠叠的挤压,守住精关,慢慢拔出来,将女人翻过来,玩起了我最爱的后入式,我对自己是越来越满意了,每次都有提升啊。龚纯摇摇头,羡慕的看了我一眼,拿起女人的一只小手套弄起来。

  我抚摸着女人屁股,「你儿子补习的事情我来搞定,只要你听话,你儿子会受到最好的待遇的。」听到提及自己的儿子,女人浑身一抖,接着微微摇晃起大屁股,「唔,真听话,」十来分钟后,不再压抑的我将一腔精华注入女人体内,楚莲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儿,高高向后翘起臀部,紧贴我的下身,断断续续的呻吟随着微微抽搐的身体飘荡出来。

  我站起身来,拍拍女人的屁股,示意龚纯过来,早已硬起来的龚纯连忙接替我,姿势都不变,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女人的身体随之无力的摆动着。我在旁边又拿出了手机,既然干了,总要来几张嘛。等到龚纯喘息着趴在女人身上,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要到上学的时间了。我们两人清理一下,穿上衣服出门找张昌了,我看了一眼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扯过被子替她盖上,关上门走了出去。关门的一瞬间,我看见被子下的身体在阵阵颤抖着。张昌正躺在沙发上,百无聊奈,身边放着牛奶盒和饼干袋,可怜的家伙。

  见我们出来,一下跳起来,「终于弄完了啊?又被你们坑了,早知道先吃饭了。」

  我和龚纯哈哈一笑,揽住他一起去上学了。

  「这熟女干起来就是爽,这些个看着正经的良家妇女居然这么容易搞定。」
  张昌感叹道。

  「那是因为你我手上有她们的把柄,更能给她们带来好处。不然你试试看,你有个好老子,估计没什么大事,但也别想再像现在这么玩了。」龚纯迎头就是一盆冷水。

  张昌顿时蔫了,但随即又高兴起来,「不管怎么说,咱们小心点,还是很有玩头的啊。」

  「是啊,大家平时小心点,嘴巴严实点,手机什么的都给我保管好,尤其你张昌,一帮狐朋狗友,别给我捅娄子。」

  「知道了啊。」

  下午无事,但是我发现现在的自己似乎欲望大增,看见漂亮的女人就想上,而且是那种控制不住的冲动,这可不是个好情况,好在我表里不一的功夫越来越炉火纯青了。下午体育课快下课,一向与老师关系都很好的我帮忙把体育器材送回器材室,看着前面穿着一身运动服,身高足有178 的年轻女老师,这位女老师我很熟悉,今年26岁,快结婚了。

  她爷爷是我妈妈曾经的老师,早已退休。她能进这所重点高中,我妈妈也是出了力的。样貌中等,但是身材真的好啊。说起来另一位女体育老师更有姿色。姣好的容貌加上170的窈窕身材,不知是多少男生的梦中情人,可惜我们刚进校,她就结婚了,现在更是怀孕了。这位女老师只教女生健美操,每次上课都是一道风景线啊。在只有两个人的器材室里,我差点真的冲了上去,好在习惯的谨慎让我压制住自己,咬了咬舌头,我强制自己平静下来,机会很快就会有的,我这样对自己说。

  我从来不做无准备的事,但是有了准备可就不一样了。要结婚了?结婚了?怀孕了?都不是问题,说不定更有滋味呢。我的内心仿佛有诡异扭曲的火焰在燃烧,而我的脸上依然平静中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一如平日。我放好器材,微笑着和老师告别,女老师毫无察觉,邀请我去她家玩,还表示要去拜访我妈妈。很快,你都会如愿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